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曹钧山水画的审美品格:笔墨精微

已有 628 次阅读  2013-06-13 14:02   标签山水画 

曹钧,南京书画院副院长,南京市政协委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会员。作品意境悠远、格调高雅。

曹钧,南京书画院副院长,南京市政协委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会员。作品意境悠远、格调高雅。

曹钧,出生于山东,成长于金陵。自幼受父亲的丹青陶冶和耳提面命,所以登上山水画之途未走多少弯路。多年来,师传统则取法乎上,师造化则吞吐洪荒,得心源则澄怀悟道。先天的秉性加上后天的修养,曹钧山水画创作已然进入品格高雅之境,成为当代“新古典主义”山水画阵营中的一员骁将。

(一)

曹钧山水画特色之一,是将北派的雄浑气势与南派的灵秀意韵相融合,创造出一种个性化、理想化的审美境界。

水墨山水画自五代北宋便形成南北两大派系,实因地形地貌和性格气质等因素所致。北派以荆浩、范宽、郭熙为代表,南派以董源、巨然、元四家为代表。北派尚方、尚骨,多阳刚之美;南派尚圆、尚气,多阴柔之美。北派尚奇峭、严谨;南派尚浑沦、洒脱。北派用笔方硬刚劲,用墨浑厚浓重;南派用笔圆曲柔浑,用墨清润淡雅。北派多高远、深远;南派多平远、阔远。两派双雄并峙,相互辉映,但后世时或有门户对立情绪。

曹钧突破门户之见,花费大量精力研习两派之长。先摹龚贤、石溪、石涛、渐江,进而沈周、仇英,上溯黄公望、倪云林、王蒙,几达乱真之境。而后,又转而攻研宋画,对范宽、郭熙尤为倾心。范画意境深邃、典雅庄重,退去烟尘,妙造自然,了无造作痕迹,最为曹钧所看中;再则爱其笔力老健,“小斧劈皴”所表现出的山石质感,以及群峰列岫、雄浑险峻的气势。喜爱郭熙厚重的山势、含蓄空灵的笔性和超迈尘俗的境界,以及神完意足一笔不苟的精神状态。当然,对曹钧产生重大影响的还有范宽那段画论:“前人之法,未尝不近取诸物,吾与其师于人者,未若师诸物也。吾与其师于物者,未若师诸心。”这里所说的“师于人-师于物-师于心”三种层次,三种境界,与唐代张璪“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实是异曲同工。他们强调的是艺术家既要师法造化,更要重视与自己的心灵感悟相融合,也就是强调个人独到的审美感受。

对古典精品和古典精论的悉心揣摩和参悟使曹钧大彻大悟。此时他已有了“行万里路”的阅历,足迹不限于江南山水,而是远至诞生北派的太行山、终南山、华山、嵩山、泰山乃至祁连山。他在大自然中感受造化之奇伟瑰丽,得山川之蒙养陶冶,悟自我而心灵升华,触发了对自然、宇宙和人生的宏观思考。他认定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是静穆、悠远、淡泊,是超脱于一切尘嚣之上的清幽高古。

一旦认定主旨,曹钧便倾其全力,用来创造理想化的审美境界。此时,了然于心手之中的北派、南派种种笔墨手段,自然流淌般地融汇为一体,成为他个性化的语式构成,营造出既浑厚又灵秀,既奇峭又圆润的大化之境。它似真似幻,既熟悉由陌生,不合常理却含常情。这种古韵清远、静穆深邃的审美意境,是古今契合、物我交融的结晶。

(二)

曹钧山水画特色之二,是拓展出一种以严谨写意为灵魂,以灰调变化为基干,以泼勾皴迭为血肉的艺术语式。

严谨的写意,是曹钧山水画的灵魂。这是他从追摹古代经典中所确立的信念。严谨,意味着严整、完美的追求;写意,则意味着心灵和情感的倾注,同时意味着笔笔“写”出。这一抉择,决定了他远离那种以粗糙、草率来假冒写意的时风。我们在阅读他的作品时,完全能够获得这种整体上的审美感受。其实这很有难度,难在严谨而有“大气”,严谨而能“写意”。能达到这种程度,得力于他的传统功力和通灵悟性。没有平静的心态,没有胸中的逸气,是不可能做到的 。

曹钧酷爱灰色调,画面景物若隐若现,轻柔淡雅,惟恍惟惚,笼罩上一种历史感和岁月沧桑感。然而灰调只是基调,并不单调,原因在于其作品在相对统一的灰调中变化多端,虚与实,浓与淡,干与湿,轻与重……巧妙安排,精心绘写。于是,在淡墨为主的丰富变化中,画出了大自然的辽阔旷远,烟云的空间变幻,林木的扶疏风流。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尤其长于淡墨积墨之法,层层积迭,既厚重又空灵,在表现山势浑穆雄强的同时,也表现出层次递进的空间关系,于变化中求得和谐,使画面凸现出深邃宁静之气,荡漾着一种音乐节奏美,似乎可以从中听到天籁之音。另一个要素是浑、清有致。清人笪重光说:“山川气象,以浑为宗;林峦交割,以清为法。”无“浑”则气小,无“清”则气浊。曹钧正是深悟此理,在画面中巧妙地处理山势之“浑”与林木之“清”种种关系,在含蓄沉稳的整体灰调中展现出清浑有致的格局。

笔墨技法是构成作品血肉的实际因子。曹钧在消化了传统技法的基础上,摸索、构建出自己的表现方式,也就是对传统笔墨语言的整合与重构。其特色在于内敛而不僵硬,宁静而有张力。虚幻迷离的淡山远云,苍茫错列的山岭树丛,勾皴点染,见笔见墨,尤以多样的皴法表现山石的质感和肌理,同时结合运用泼墨积墨,使画面灵动颖脱,秀润清幽,既为山写“骨”,又为山传“神”。这种“有控制的张力”,或称之“有张力的内敛”,不是简单的以外在形式的新颖予人视觉冲击,而是力求通过精微的笔墨形象,来昭示中国山水画博大深邃的内涵。

曹钧的作画过程颇为独特。动笔之前,必焚香静坐,沏上一壶功夫茶,等到心中杂念消尽才开始动笔。下笔之始,以斗笔蘸淡墨,用泼墨法泼出几块形;而后面对墨象,揣摩构思,用长锋羊毫精心勾勒皴擦,加工成具体物象;再用淡墨积墨法,一层层地迭加上去,笔触细致绵密。如此墨线交织复盖,成为一种新型的“泼墨迭笔山水”。此法看似“笨”而费工,其实“巧”而别致,画家可以随泼墨之形而绘象,得自然幻化之趣,不致雷同单调,也就是增强了创作的自由度;再则反复迭线积墨可形成纷繁复杂的丰富层次,大大增强了作品的内在厚度。此法既有增强二“度”之优,曹钧当然不惧难“度”而乐此不疲。

曹钧深知,中国画最终画的是功底,是修养。因此,他一反当代画坛游戏笔墨的普遍世态,以宗教般的虔诚心态投入其中。心静如水,情涌如泉;古韵清远,笔墨精微;外张内敛,谓新古典。这就是我对曹钧山水画创作的总体印象。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