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清新淡雅 沧远冷逸

已有 884 次阅读  2012-02-28 20:02   标签清新  center  normal 

清新淡雅, 沧远冷逸

  ——孙秉臣冰雪山水画艺术赏

                                         彭惊宇

    很多年前,尚未与孙秉臣先生晤面,就在一些报刊杂志上欣赏到了他的冰雪山水画。特别是其中的一幅《雪域高原》,描绘了一个高远辽阔的冰雪世界:近处是冰凇雪挂的低矮灌木和梭草,是那么的鲜亮晶莹,犹如玉树琼枝;而远处,三五只浅青色的牦牛,在空阔苍茫的雪原上,散落着,伫立着,透露出渺小却异常顽强的勃勃生机。应该说,这幅冰雪山水画曾经深深触动过我,我曾以激赏的话语赞叹过它,并把它传递给周围的同事一同品赏。而这一切,当时远在博乐的孙秉臣先生是不知道的。北宋文学艺术大家苏轼提倡过“诗画一律”的主张,并以王维诗画品味出“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妙境。孙秉臣的冰雪山水画,就是首先以这种默然相契的别样境界的诗意美,触动过我们的内心,并留下过难以忘怀的记忆。

    孙秉臣先生是一位具有创作实力的中青年画家,现为中国冰雪山水画派成员,石河子书画院专职画家。他早在新疆艺术学院美术系学习期间,就师从过舒春光、龚建新等著名前辈画家。一直以来,他潜心致力于新疆冰雪山水画的研究与创作,后来投师于中国美协理事、兵团美协主席于云涛先生,在他的不断指导和帮助下,画艺得到了长足进步,画风日臻完善。其作品曾在《美术》、《美术大观》、《美术报》等专业性报刊杂志上发表;画作《雪夜无声》、《悠悠塞外情》在俄罗斯和加拿大展出,并被于志学美术馆收藏;画作《寂静的山谷》在新疆美协举办的美术作品展览中获学术奖;画作《云里家园》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展;部分作品在江苏、山东、深圳等地举办的联展中,被博物馆及有关人士收藏。当代冰雪山水画大师于志学在20095月来新疆时,对于孙秉臣的作品赞赏有加,并做了进一步的指导和交流。孙秉臣的冰雪山水画正被越来越多的业内外人士所欣赏和喜爱。

    孙秉臣的冰雪山水画在继承和发扬中国古典冰雪山水画优秀传统的基础之上,在充分研习和理解当代开宗立派的冰雪山水画大师于志学等人的冰雪山水画基础之上,又具有了自己的创新元素和别样风貌。首先,孙秉臣一变东北冰雪山水画的基本面貌而为西北特别是新疆冰雪山水画的基本面貌。在孙秉臣的笔墨之下,新疆特有的山川地理,特有的冰雪荒原世界被赋予了崭新的艺术生命。雪原上那些低矮的灌木和梭草纷披着凇挂,显得那么洁净而剔透,并显露出冰清玉洁的骨力和白梅傲雪般的葱茏深密;而在这样的冰雪荒原世界里,常常是那么灵动地点缀着几点生命的痕迹:哈萨克牧人、苍鹰、骆驼、马、鹿、牛、羊,甚至还有野鸭子和麻雀等等。被于志学美术馆收藏的《悠悠塞外情》就是一幅非常具有代表性的画作。在这幅长卷里,一派奇异而浓郁的塞外风情画图被展现出来:好似天涯长路永远如沙丘之痕的坡面上,三两个哈萨克牧人正骑着骆驼前行,他们是那么悠闲、自由而坚定地行走着,而长坡下那一片片荒草则随意渲染着满身的凇霜,那么富有一种冰雪精神。这幅画卷生动体现了边塞雪域的风土人情,画家以鲜明的新疆地域性,自觉地把自身的艺术追求从东北冰雪山水画派的园地中解放出来。新疆地域性,是孙秉臣冰雪山水画创作的一个最为重要的关键词。完全可以这么说,没有新疆地域性,就没有孙秉臣的冰雪山水画创作,反之新疆地域性也在极大程度上造就了孙秉臣冰雪山水画的风貌特色。许多年来,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中青年画家,孙秉臣总是以极大的热情投身到新疆的冰雪世界中去,去极力寻求和捕捉特殊地理环境所触发的艺术感觉和绘画意象。博乐地区阿拉套山下的无边雪原,准噶尔盆地古尔班通古特的茫茫雪漠,凡人迹罕至之处,都曾留下过画家踏雪寻觅、痴迷忘返的足迹。在那样严寒酷冷的冰雪世界里,他并没有感到孤独、寂寞和寒冷,却时时有一种燃烧的艺术激情在烘烤着他,推动着他,有一种渐融浩茫大野的心境弥漫开来,氤氲开来。画家孙秉臣所追求的新疆地域性是其艺术生活的根本底色所在,也是其感悟生命以及天、地、人相谐合一的最高艺术境界的堂奥所在。他在墨海里立定了自己的精神生活和艺术境界,并别开生面地把自己与众多的冰雪山水画画家区分开来。

    在画家孙秉臣的冰雪山水画艺术世界里,看似平凡的雪原荒漠景色,却充满了盎然的生机和活力。那一丛丛纷披凇雪的灌木梭草,变成了低低落落的玉树琼枝,显得那么萧散有致,具有一种清新之美、荒疏之美、朴野之美;有时画家还会在其间零星点缀一些红棘豆和泡泡刺豆,仔细一看,更显生机和情趣。孙秉臣的冰雪山水画以近衬远,以大衬小,以静衬动,充分体现了绘画的透视原则和互补原则。获新疆美协学术奖的画作《寂静的山谷》就是一幅生气贯注的作品。画面上近处是大笔铺陈、散落有致的凇晶灌草,稍向远处是裸露着一角雪岩的山谷,而更远处,山谷之上的一片青灰色天空里,是一只张开翅膀的雄鹰正在凌空翱翔。这幅画作,纷披凇雪的灌草和雪谷是近,是大,是静,而雄鹰则是远,是小,是动,而正是那博大静穆中的一点高远和灵动,反而衬托出一种别样的生命气息,一种刚健、执著、顽强而无畏的生命气息。由此我们延展开来一一品味,在孙秉臣的冰雪山水画艺术世界里,无论是《情满天山》、《月是故乡明》、《北国情韵》等画作中骑马、骑骆驼行进的哈萨克牧人与《冰清图》中的少女,还是《雪域高原》等画作中的牦牛,《雪乡》等画作中的马鹿,《暖意冰河》等画作中的野鸭子,《冬趣》等画作中的麻雀……这些灵动的生命使得孙秉臣的冰雪山水画艺术世界一一充满了亮色和生趣。画家似乎在通过他的绘画语言告诉世人:再荒远冷寂的世界里,都会拥有最真实、最顽强、最可贵、最值得书写的生命存在。虽然生命在如此阔大而辽远的自然面前,显得是那么渺小、卑微而苍茫,仿佛只能算作三两笔点缀的“点儿”,而正是这些渺小、卑微和苍茫,才真正显示出了人类及其它生灵世界不可替代的鲜活气息,可歌可泣的存在价值和意义;既表现客观的自然景象,又表达了理性的人文情怀。一如清代方薰《山静居画论》中所说:“画法之妙,人各意会而造其境。”画家孙秉臣的冰雪山水画,以西北边疆特别是新疆北疆地区的冰雪荒漠为其客观地域特征,以生活其中的哈萨克牧人、苍鹰、骆驼等为其主观生命特征,那么浑朴自然地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方艺术境界。这种另辟蹊径、勇于独创的艺术精神是值得珍视的。

   清代山水画巨匠石涛在其《画语录》“笔墨章”中写道:“墨之溅笔也以灵,笔之运墨也以神。”中国画最讲究笔墨的运用。孙秉臣在自己的冰雪山水画创作中,自然融入了古典中国画淡雅萧疏的笔墨意韵,又有新锐的思考和现代表现技法的大胆尝试和运用。比如说,传统中国画多用留白的形式来表现冰雪,而孙秉臣则直接汲取了以于志学为代表的当代冰雪山水画派的全新表现手法,用矾水调墨来表现“白”,画出这个“白”,这样画出的冰雪,就具有了层次和笔痕,具有了风骨和精神,更显细部体征,也更显空灵和气韵。孙秉臣的冰雪山水画还达到了工笔与写意的完美融合,讲求纵深布局和诗意内蕴。他追求一种和谐、静穆、浑朴、野旷之美,整体上呈现出清新淡雅、苍远冷逸的风格特征。品赏孙秉臣的冰雪山水画,让我们感受到了画家那一颗“宁静致远”、“藻雪精神”的艺术心灵,并让我们从日常焦虑和世俗烦恼中安静下来,超脱出来;徜徉在他所描绘的新疆冰雪山水画艺术世界里,尽情感受其绘画艺术所体现的淡雅之美、宁静之美和冷逸之美,这也算是我们在繁杂人世中享受清静生活的一种闲适和陶冶吧。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