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书势定时代,民间真性情

1已有 510 次阅读  2014-11-16 17:20
书势定时代,民间真性情
——河北固安张海军先生书法欣赏

也许这也是习惯吧,头一眼见到张海军先生的书法,是在照片上,即使如此,我也感觉到了书写者在书写时的状态。这其实不难,因为中国书法本来就是反映生命的艺术,人的喜、怒、哀、乐、忧、思、悲、恐、惊这些内心情感,甚至于师从何处都能在翰墨的运用里表现出来,像在诗歌、音乐、武术里一样,毫无玄虚。
当代书家白蕉先生有一句话:“学习的标准,就可以作为欣赏的标准。”直接就道出了其中的奥秘。
禅宗之祖达摩也曾有个偈子:明道者多,行道者少;说理者多,通理者少。玩味他的语意,正可谓切中书坛时弊——不懂装懂的人多了,简单的事就会越来越复杂。
“书势自定时代”。作为一门古老艺术来说,书法的理论,并不是人们印象中高深奥妙的东西,也不是自欺欺人、玄秘难懂的说辞,它是几千年来学书的人从不断的辛勤劳动中摸索总结体验得来的,后人要真懂得它,真能运用它,除了从摸索练习中仔细探究外,是没有其他所谓“终南捷径”的。
《笔意赞》中说:“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王僧虔所强调的是以形写神,形神兼备,书法艺术神采的实质是点画线条及其空间组合的总体和谐。作为一个读者,在读作品之前,心里首先要明确书法欣赏的审美标准;其次,对于行草书法一定要欣赏它的韵律动感。
在行书中能看到风起云涌的纯动态,同时又能看到如山立川驶般相对应的动静相宜,毫无疑问,这幅作品就起码具备了“艺术”的要素。
书法中神采的获得,一方面依赖于创作技巧的精熟,这是前提和基础;另一方面,只有创作心态恬淡自如,创作中心手双畅,物我两忘,才能写出真情至性,融进自己的情感和素养。
这其实也正是中国民间书法的最高要求了:展现真性情。
民间书法其实是一个比较没有概念的概念,主要是指社会非主流的,平民的,非精英的,不一定得到官方许可的书法群体。他们一开始并没有想到要成名,像李白一样“天子呼来不上船”、“天高皇帝远”,天是老大,艺术家就是老二,于是乎振衣执笔,挥洒自如。
从古及今,民间都给书法艺术提供了宽松的创新条件,甚至有人说,“真正的书法艺术,不在官方而在民间”。
在中国书法史上,最有艺术价值的不是什么匾额体、馆阁体、台阁体,而是那些无拘无束,率性自然的尺牍、书信、汉简、瓦当、经卷……
“转益多师是吾师”,从张海军的几幅书法作品中,不难看出怀素、黄庭坚和米芾的影响——格调超迈,笔力雄浑,飘逸洒脱。
他整篇草书更是可赞,疏密得宜,笔行流畅,豪润典雅,大有“风起云涌龙蛇争路;山立川驶动静相宜”之势,同时继续着董益民、李丰、聂先辉等先生严谨大气的血脉,这在如今书法家的群杰当中,堪称民间行草一枝笔是绝不为过的。
他的行书,如《王之涣登鹳雀楼》、《对酒当歌》,“笔从画中起,回笔至左顿腕,实画至右住处,却又跳转,正如阵云之遇风,往而却回也。”他的起笔处欲右先左,将下先上,由画中藏锋逆入至左顿笔,然后平出,正是黄庭坚的“无平不陂”;下笔着意变化;收笔处回锋藏颖,已得王羲之“当观其下笔之处”理论。
其作品善藏锋落笔,中锋而行,注意动静顿挫,结体舒展大度,随性而至,给人以“风起云涌,雄浑飘逸”的感觉,尤其是《对酒当歌》一幅。
无须讳言,中国书法发展到当代,已走入“沼泽地”,进退维谷,当务之急,是如何摆脱困境。当然,“商业化”是走不通的,正需要一大批像张海军一样功底深厚、无拘无束、谦虚自制的真艺术家来挑起这个担子。
从古至今,作书的动机和目的很重要,这是很多书法理论研究者都没有注意到的。其实,只要知道《兰亭序》、《祭侄文稿》、《九成宫》来历的人,就应该有所感悟了。
“德有馀者,其艺必精。艺本于德,无为而名。惟艺之务,德则不至。茍极其精,世不之贵。汝书不美,自视不善。”这是方孝孺的话,也算是对“字外求字”的另一种具体解释了,大家可以体会一番。
我是个无门无派无后台的人,成见自然要比别人少一些,说话更加直接:衷心希望当今书坛,多一些清正,少一些浮靡;多一些真实,少一些虚伪;多一些努力,少一些自夸。
借用林散之先生的一首诗,权作结尾:欲学庖丁力解牛,功夫深浅在刚柔;吾人用尽毛锥笔,未入三分即罢休。
史介鸿    写于坐雨轩   2014.9.21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