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与胡悌麟同志相处的日子

1已有 547 次阅读  2020-12-27 17:36
昨日,柳争鸣同志微信发来短语,他在网络上搜到,胡悌麟同志已于2017年因病逝世,享年82岁。听到这个消息,一种失落感猛击而来,他不该走得这么早。回忆我与胡悌麟相处的日子,当晚,我失眠了。
这是49年前的事情。1971年初春,二机部要召开先进生产工作者代表大会。同时,要把最典型的英雄的事迹,办个展览会展示出来。筹展工作由北京某所王民安同志负责,下设编辑股、讲解股和美工股。前两个股都是抽调在京单位的同志担任。只有美工股的人员是由外地基层单位的宣传干事和美术爱好者组成,这个股,不足十人。721矿由我和柳争鸣同志二人参加。因为我曾两次去部里参预过筹展工作,所以,这次王民安同志指定由我负责美工股的工作,而筹展时间不足一个月,我感到压力很重。
筹展工作的程序是:编辑股编辑象連环画类似的脚本,由美工股绘画并制作展板。当时照片很少,绘画的工作量很大,绘画以水粉画为主,少量的国画,完全不用黒白线条画。讲解股在熟悉讲解词的同时,帮助做其它的工作。
王民安同志怕完不成任务,先请了人民美术出版社的一名美编来帮忙。这位美编到现场了解一下情况后表示,他主要从事工笔类绘画,不能适应这项工作。(此事我没有对胡老师说过,他大概一直不知道)后来部里不知通过什么关系和渠道,才找到了胡悌麟同志。
胡悌麟同志的到来,增强了我们完成任务的信心。胡老师虽是吉林艺校的教师,但一点架子都没有,平易近人,我们初识,就有一见如故的感觉。我对他说,你是我们这里水平最高的,请你大胆地指导我们的工作;凡我们难以表现的画面,都请你来完成。他很爽快地答应了。自此,由于有这样好的机会,美工股的工作热火朝天。大家除向他请教外,还向他学习绘画程序和表现技法。
因为我们都没有受过正规美术教育,很想听大学老师讲课,在我的提议下,胡老师给我们上了一堂色彩学课。
他讲课很生动。他运用矛盾、对立统一的理论来讲解色彩的黒白灰、冷暖等关系和规律,结合实际,指出我们作品中存在的问题。很多同志都感到,通过这次参加筹展活动,在绘画技术上有了很大的提高。那堂课的笔记,我至今还珍藏着。
胡老师的人品非常高尚,从一些细节可以看出。例如,他工作从不讲条件。那时,我们画画没有画架,都是把画板靠在凳子上画;水粉画用的是制图纸,他也没有提出来要水彩纸;广告画颜色也不齐,比如,有大红没朱红,他说可以调出来,不一定要买。处处为节约考虑。现在美术生在用纸和颜料方面浪费惊人,真该好好学学这种精神。
在筹展中期,《解放军报》三位美编来看我们筹展的情况,指导我们的工作,其中,董辰生同志仔细审视了我们已完成的作品。同时,还应我们的邀请,画了两张插画参展。
由于胡老师的坐镇,展览得以按时高质量的完成。展出后受到了部领导的表扬和群众的认可。
短短20多天与胡老师共度的时光,让我终身难忘。我觉得这是我们的缘分也是我的福分,结合他参军的历史,他完全保留了一名优秀军人的品质。他的勇挑重担,艰难敬业,不畏疲痨,连续作战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他是不可多得的美术人才,也是毛主席的好战士。我觉得我所知道的他的这些事迹,不应埋没。
我是怀着敬意写这篇文章的,当我写完时,我才有点释怀感。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江济民 2021-02-17 08:55
    说明:中期关注筹展的,除董辰生同志外,其它两位是《解放军画报》社的康东和当时画报社的社长邵一平(名字记忆可能有误)。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