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我观

已有 800 次阅读  2012-05-28 15:07   标签回到过去  article  能力 
  我观者多已,然不明者多之多矣。
  爱写者滚滚长江东逝水,常述者、议者,沙也。沙无罪,何以淘之。同是沙,何以有钻、金、玉、石之别,吾不解,不明,但常思之。
  走过的是路,经过的是时代。也曾想,如果我回到200、2000年前,会是啥样子,因为觉得那个时代的大多数人比我知道的少之又少。(大部分,不敢包括几千年前通读或通易经者,只敢与平民比较一下,享受穿越而已)。挨打的是自己,因为自己实在没能力回到过去,包括已经过去的一天。所以只能够想自己,我今天能做什么,千年后,或者明天,我做了什么,留下的是什么,史俊保活的痕迹是否存在,自己不会在知道了。有此想法,在于,写古人的字,看古人的画。小的时候,看到家里存的古字,顿生敬仰,以为不可能,但现在感觉,古人离我们很近。感觉在他的一笔一划。学的是他,虽隔几百年,以此而已。
   我观丗情,常有感慨。
   慨在丗情。
   每个人都是金子,每件事都是金子,分分秒秒都是金子,但金子抵不过岁月,挡不过历史的浪潮。过去的追不回来,走出一步,决定的是路,是方向,只有自己把握,正确与否,只有自己知道,历史评判,时间检测。生前寂寞,死后名,自己也许会有知觉,吾不敢言。
   我观丗情,时有感觉
   觉在人情。
   人间有冷暖,世上有真情,在于发现,在于感觉,在于体会,在于知道。好人遍天下,暖人心者、暖人心事在于处处,处处在。
   我观丗情,世人亦观我。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