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紫鹊界之行

已有 873 次阅读  2012-02-27 23:41   标签face  color 
   
                                                紫鹊界之行
                                                                  郑志华 文

        2005年,紫鹊界被列入全国N批重点旅游地,并在网上发布,这个震奋驴友人心的消息从雪上加霜、浪煮酒、三脚猫口中传出来已时隔一年多了。
       心系紫鹊界梯田奇观的沅江摄狼俱乐部的成员:LSP、流金岁月、江博士、三脚猫、雪上加霜、ZZH,从准备户外器材到规划登峰路线,作好了整体筹划,“只等周末,风雨无阻前行”一句截铁样宏亮的而带重鼻音的声音,从雪上加霜口里发出。紧接着,江博士、三脚猫等回复:明天8:30市治大院门口打旗出发……。此时已是2007年4月13日晚上11点20分,从南洞庭阿里山庄的一个小茶馆里,豪迈地走出了六头摄驴……
       这六头摄驴个性独特,面目各异,如驴、如犬、如马、如猴、如猪、如狼,社会工作岗位有擅条理任官为民,有光明事业电力先行,有商海弄潮传媒事业……平日里劳心劳力,业余时间间或棋牌桌上小赌,但那不是这伙摄驴们的生性,一幅什么都怕,就不怕审美疲劳的模样。一对眼睛看世界还少了,不配近视眼镜、不配老花眼镜,就配墨镜、变焦镜、广角镜、鱼眼镜,试图看宽点,看远点,尽量扩大自己的视野夹角;看现在少了,还要看秦人、瑶寨的梯田去。
        2007年4月14日清早,薄雾蒙胧,在洞庭腹地的沅江城,六条摄驴出发了。热爱自驾车户外旅行的LSP和雪上加霜,这回是结伴而行,而且去的是一条长达700多公里往返的路程,山高路远、水长雾障,为了不甘路途寂寞,江博士与三脚猫在两台车间用对讲机架起了笑语频道,侃起了流金岁月为了此次自驾游专程从长沙买回的索尼α100型的新款数码相机。一个有十多年摄龄、成绩斐然的商业摄影里手,今天拿着这个新款时尚的机器一脸茫然,被江博士添油加醋,嘻笑得流金岁月没皮了。
       没啥来过大山区的三脚猫,念着“建国以来,才看到这么大气的梯田呀”、“那还是没有我们家洞庭湖大气啵”,也被江博士嘻笑一番。当海拨1300多米的高原反应把“猫”耳压得隆隆响时,双手掌握着方向盘的雪上加霜则只是暗暗地笑笑,因为他早就领略过世界屋脊的高天流云。江博士却说:“我的身体怎么不如你猫和ZZH灵敏了?”江博士的口才左港得右港得,有人说他中间港不得。其实,玩摄影的大都这样,天上的晓得,地上的晓得,只有月球上的搞坨水不清。江博士泛了一个还蛮有说服力的泡子,夸说中国地质科学院的地质学还不如他的理论。ZZH问道:地平线、垂直线、山上的岩页,为什么都不与地面垂直?ZZH以为这下把滔滔不绝的江博士给难倒了吧。谁知博士真不愧为博士,从地核说到地幔,从地幔说到地壳,从离心说到膨胀理论。两车人通过对讲机,都被江博士的理论折服了,只是笑得前仰后翻。江博士,这回不是业余的了,江博士这时肯定满脸牛气,牛皮的不得了了。
       车快速行驶,到安化与新化交界处,过五公里的烂路,掌管着两车人安全的雪上加霜和LSP,把方向盘握得更紧了。公路左侧留着工程开挖的巨大的地质斜裂纹,右望万丈悬崖,泛着资水流滚的白光。这大山是自古安化和新化之间的一个天然屏阻。三脚猫,也无心议论美女了,那些硕大的悬在我们头顶之上的裂石,仿佛随时皆有可能朝我们坠落下来,把我们压成六个不大不小的驴饼。江博士也收起了话匣子。大家紧抓车里的扶把,只能任车颠簸在海拨1300多米高的山路中,听天由命了。这一段时间里,一里、两里,过去得可真慢啊……
        顺着地图上的国道线,绕道隆回,直插水车古镇,这样又开了近五个小时。安化梅城吃的中饭,在胃粘膜下变得所剩无几了。为了在太阳下山之前赶到紫鹊界拍摄梯田,顾不得在镇上吃饭,直向山顶冲去。海拨高程越来越高了,车辆盘旋在山间,车里的人不断发出惊叹声。三脚猫又念起了“建国以来的大气…….”,ZZH说“秦人梯田、瑶人寨”,流金岁月时不时发出对新机操作的疑惑,博士也再不天马行空地议论了,狡黠地朝窗外抓拍不停。唯有雪上加霜和LSP不敢稍加懈怠旁视,只能正视前方危险的山路,嘴里讲着:哥们啊,你们看见最好的风景,不能吃独食哦,要喊我们停车啊!  
       终于抵达山顶了,插上胜利的驴旗,俯瞰山脚,桑田阡陌,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瑶人山村,炊烟飘袅。仰望天际,霞光逆射,穿透了白云。这时,每座山峰都如一尊弥勒笑佛,可我们早已饥肠漉漉了。但这时我们也开心地相互视笑,笑得像山寺禅房里的一个个小瘦僧。
       照相机的咔嚓咔嚓声,此起彼伏了好长了一段时间,直到光照暗到实在无法拍摄的情况下,我们才余兴饶然地返程了。在山腰,龙普村支书奉善文家的农家乐门前的一块山地上,我们相互帮助搭起了临时的户外过夜帐篷。热情的老奉给我们准备好了山上瑶人人的晚餐,大家边吃边聊山里的过去,现在,可老奉展望的是山里的未来,说自紫鹊界被确认为自然文化遗产后,中央电视台和各大媒体报道了这里的情况;北大的教授对景区进行了整体规划,山里不能修建任何人工景观,保持大自然的原汁原味,把大山最美丽的一面展示给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大自然爱好者和摄驴们,等等。一听就知道,老奉是这地方上有见识有威望的一位老人。他的孩子都南下打工了,其间又聊起他们奉姓是瑶家的后裔,后来又怎么被大汉族同化的历史。我们一直有疑惑,问老奉:山顶尖田里的水从哪来?老奉自豪地笑道:这就是神恩,我们这里山有多高,水就有多高。这时,江博士又插嘴了:“这是地球的离心力撒!”喽,我们江大博士的地质学新论又来了,顿时引得满堂大笑,笑声传出了瑶家的小木屋,回荡在黝黑的山间。
        为了明天早起赶拍日出,我们不得不走进简陋的帐篷,驴脚朝天,一天的疲惫,在甜美的鼾声里,被送进雪峰山壑的五彩梦宫里去了。
        4月15日,起得最早的是ZZH,四点五十就叫醒了同帐的江博士。喊LSP他也不回声,太疲劳了,让他还睡几分钟吧。流金岁月起来后,在帐蓬里还琢磨着他的新相机的“日出拍摄模式”。猫和雪上加霜也在赖床。但东方已泛鱼肚白,由白又转成红,在云雾中折射出道道霞光。雪上加霜从帐蓬里伸出头来看了看,说不行不行,得起来洗刷了。队长一开口,比ZZH说话灵验百倍,三个蓬里开始热闹起来。
       太阳出来了,我们派出先遣队员LSP、三脚猫、雪上加霜三人潜入一个瑶家小村庄,一群狗跟在他们屁股头追吠。女人跨过高高的门槛,用方言把自家的老狗唤回去加以训斥。因为先遣队的功劳,后面三人进村时,几条狗都是甩着尾巴,欢迎他们的到来。晨光照射着一座座典型的瑶山农舍,在我们相机的方寸画面里,显得格外的美不胜收。忽然,LSP离开拍摄地去寻茅厕。三脚猫和ZZH也都有早让放包袱的习惯,也一个个跟着离开了宁静的山村外景地。
       ZZH寻到一间农舍,主妇看来人面善,攀谈起来。家里一个小男孩,十三四岁的模样,跟母亲一起烧火做早饭,孩子的父亲下地挖土去了,家里穷得叮当响。女人对ZZH说:家里实在没钱,孩子们小学读完就辍学了。最近政府不是说农村孩子读书免除学费吗?难道春风吹不进大山里?ZZH有些疑惑和难过。当下山里确实相当贫困,但愿这里的旅游业发展起来,带动大山居民致富奔小康,“到时我们再来你家做客吃农家乐饭”。
      太阳节节高,突然一阵大雾将所有的山头遮得严严实实,像在飞机上眺望白云,能见度在三、四米间,拍摄不能正常进行。这时,突然发现流金岁月找不着人了,着实把大家急了一把。后来回到老奉家吃早餐,我们才知道他在另一个山间拍了大家都没拍到的景观。吃独食的美誉,这回头一次光荣地戴到了流金岁月的头上。昨晚在帐篷里睡觉时,他一个人还打着手电看相机说明书哩。这下好,拍出的片片会把五位兄弟醋死。具有防抖功能的索尼相机,照出来的画面的质量前所未有。
      吃完早餐后,我们下山开始奔向归途,摄驴们一个个把进山时看山看梯田的兴致转移到看路上的靓妹身上了。至安化路段,一个古木廊桥没有能逃过ZZH的眼睛,而前车上的猫一心顾着瞅美女,对美景则视而不见了。过了一里后,我们才绕道回到廊桥后面,发现这里别有洞天。原来,安化昔日的达官贵人、文化名人,为方便过往行人,捐款修建了这座廊桥。廓桥分有车道和行人道,酷似省会长沙的湘桥大桥。两旁雕梁画栋,桥有两名:“十义桥”和“十里桥”,直今不知谁为正名。这里本来有个十里村,但猜度修建者的本意,ZZH认为可能叫“十义桥”,修桥造福山民,是为“义”。到底是因桥名得村名,还是因村名得桥名,已无人与证了。我们上车前行,博士说他在此又拍了三张“经典作品”。
      这次户外活动,虽在沅江不算最早,但可能是结伴人数最多的一次。露营户外,按俱乐部规章行动,大概也是头一回。我们期待下一次在南洞庭的汀渚上架起帐逢,镜头里不再是梯田,而是与我们朝夕相守的水鸟和植被生态。
注:文中人名均为网络名。
实名:雪上加霜——周益民
      三脚猫——龚怀亮
      江博士——江跃龙
      流金岁月——罗文
      LSP——李波
      ZZH——郑志华


                            2007年4月17日于湖山堂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