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艺术界》/我读杨燕来

1已有 694 次阅读  2011-11-11 12:24   标签face  black 
《艺术界》/我读杨燕来 杨福音     杨燕来之引人注目,首先是她拿出了一个山水画的新面貌。她的山水画大多以纯青花颜色为之,内心不在乎再现具体的一山一石一树一景,纯然要达到心灵的情感和意趣,在她看来,艺术的目的不在于形象,亦不在于技巧,而在于达致真切的情感和盎然的意趣以求得真美,这样子一来,杨燕来就获得了自由,获得了空间。她的用笔,她的色,她的造型,她的构成都呈现了一种自然而非做作的流露,有如山间之清 泉,蓝天之流云,无去无归,无起无止。时下的画坛,求新求变之心颇切,有的人伸手向西方,有的人伸手向民间。杨燕来着力在后者,同时亦着力前者。在她眼中,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已不再存有偏见,任性的选择,广泛的吸收,自由的运用,是她自以为是的艺术生活。其实,艺术的人在艺术的历史中,可找到自己的个性的影子,或像苏东坡,或像辛稼秆,或像李清照。而杨燕来,以她五岁开始作画的影子,以后在中央美院的四年学习,她天性喜爱青花瓷,既收有关图册,又购置瓷器,临稿成迭,不改初衷。由此可见,把握自己艺术的天性至关紧要。失了天性,无可谈艺术,得了天性,加之勤奋,在艺术的路上,是可以走出自己的一个天地的。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