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如此雷人的“专家”

已有 654 次阅读  2011-11-13 21:39   标签face 

1131日,第十二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精品展在杭州热热闹闹结束了,而我的心情却很沉重,因为在这次展览上我又“幸运”地遇到了三月份在天津由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组织的“金凤凰”设计大赛上的那位所谓的专家评委“徐艺乙”。

今年三月份的“金凤凰”设计大赛新闻发布会上,评委对参展作品进行点评时,我和张如良老师请他谈谈烙画的发展方向,因为长久以来,对烙画这一艺术形式有些模糊的认识。在美术界认为烙画是民间艺术和工艺美术,在工艺美术和民间艺术界又觉得是美术。没想到,这位“专家”说烙画费那么多时间才烙一幅,还不如画一幅素描或其它画呢。刺绣有技法,可以把画绣到丝绸上,烙画没有技法,烙画把画烙到木板、纸和绢上,和棉花画一样要经济价值没经济价值,要艺术价值没有艺术价值,没任何发展的意义。听了他的点评后,我们心情非常低落,没有了参展之初的喜悦和期望。没有想到一个国家级的专家评委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但是考虑到他的身份,我们没有和他进行正面辨论,以免造成不好的影响。张如良老师因为是借住在别人家里,怕回去晚了影响别人,所以就提前离场了,在离场时怕引起误会就给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的候副秘书长打了招呼。但是没想到就是这样也还是让那位徐大教授心情不爽,看来,我们算是把“专家”给得罪了喽。

1127号,在展览馆开展的当天我又看到了这位专家,顿时一种不详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看来此行也是凶多吉少啊!果然不出我所料。28号下午,他带领着杂项组的评委来到了我们的展位,没有看作品,只带人看了看作品下面的参评单,转身就对其他评委说:“这个烙画的方向就不对,上次在天津作者在我点评完了以后,这位老先生因为不满一甩手就离场了。”话说完就把其他评委带走了。而且到了其他烙画艺术家的展位时也是如此,当走到烙画大师郝友友老师的展位时,其他评委对郝老师的烙画作品赞不绝口,并和郝老师进行了交流,而这位专家看到后很不客气地对郝老师说:“你回避一下”。待郝老师离开展位后,也不知道他对其他评委老师说了些什么。针对此情况,我和其他几位老师交流了解情况后,向我们省协会的领导和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的领导作了如实反应。第二天上午(29号)这位专家又带领其他评委老师,来到我们展位重新看了一下作品(迫于压力没有办法来做做样子。)

1129晚召开作品点评会,这位专家生怕我们找他理论,在他发言的时候就提前给自己做了一下铺垫,把矛头直接指向我和张如良老师。当各个评委发完言后,主持人问各位参会的工艺家有没有什么问题的时候,张如良老师举手提问:“请问一下评委,烙画现在美术界说是工艺品,工艺美术说是美术作品,我们应该往那个方向发展?再就是对烙画的评判标准是什么?”主持人让这位专家回答。这位专家回答说:“烙画有几千年的历史了,近几年更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学习烙画,为什么这么多人在学呢?因为烙画的入门太低,太容易学,没有什么技法,没有发展前途,如果真要继续发展的话路会非常长,非常难,建议不要再做下去了。”

这时,烙画大师郝友友老师介绍了一下现代烙画的发展情况,他说:“烙画现在已经被中南海、大会堂和多个国家的博物馆收藏,同时也是国家对外艺术交流的一个种类,被胡主席挂在了他的办公室里。烙画处在美术作品和工艺美术作品之间,是一种中性的艺术。”郝老师话音未落,这们专家就接过话题说:“什么是中性?就像人一样,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中性人,不男不女是什么?”此语一出,立即引来全场一片哗然。见此情景主持人说:“如果没有人发言就到此结束。”草草结束了会议。

坐在会场里,我无语了。无论如何我也没有想到,如此鄙俗、浅薄的雷人话语,竟然出自一位拥有一长串国家级荣誉、高级职称、声名显赫的大学教授,专家学者,我甚至怀疑是否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但现实告诉我,这都是真的,刚刚就发生在众目众目睽睽之下。我们心冷了,无语了,愤怒了!

在此我由衷地说,我非常感谢老师、专家给我们的善意批评和指导,因为它是我们艺术成长道路上的指明灯和原动力,让我们获益非浅,受用终生。诚然我们的烙画水平还在探索和发展阶段,但我们一直在努力,因为我们相信任何艺术都是在不断的融合发展中成熟壮大的;我们不渴求鲜花和赞美,只求一个客观公正的评价,而不是单凭一已只好的“语不惊人死不休”。

会议结束后,许多参会艺术家找到我们说:“我们支持你们,不要听他的,作为一个专家这么说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其中包括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的一些领导,也表示下次一定会对评委进行调整,让更多优秀的评委来进行评定,确保公平与公正。看到有如此多的领导、老师、素不相识的朋友为我们打气鼓劲,我们心里感到些许安慰,毕竟主流是好的。

备注:这位专家是杂项组的组长,可能是觉得如果不给烙画奖项说不过去,于是就给了所有参加的烙画艺术家每人一个优秀奖。)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