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绘画

已有 792 次阅读  2012-01-19 20:09   标签class  绘画  style 

绘画中的梦幻曲

——读罗华江的小品有感

 

 

在厦门偶然认识油画家罗华江时,他正在画一组静物小品。让我惊讶的是,《静物》系列的风格和画面氛围与他先前的主题巨幅油画系列竟有着天壤之别。

《无语》,罗华江的大型系列油画,取材当代矿工的矿难和不幸,体现了画家的社会关怀和个体良知;而《静物》系列,对象简单,笔触含蓄,画面构成单纯,幻若古典奏鸣曲,娓娓而来,述说的仿佛是一种无奈,一缕抽象的感觉,对存在朦胧的认识和表达,似乎抒情,抑郁之情?

我细看了《静物》系列之一的《羊头骨》,画面让人感受到的历史,在被尘封后变得深远,在那薄脆的白骨中顽强地支撑着自己,高昂起双角,仿佛在张扬不屈的精神。

历史总与羊头骨有缘。毕加索画它了无数次,每次都是粗犷生涩的笔触,代表抗议的呐喊。羊头在西方是希腊的象征,二战时希腊被法西斯意大利占领,毕加索就不断画羊头骨,被剥皮剔肉后的羊头骨。

罗华江的《羊头骨》是静物油画,却完全是另外一番风致,很接近中国古代文人画的精神,含蓄,隐晦,单纯,高远,甚至几分空灵,几分飘逸,画幅迷你,意味深长,如一曲古典奏鸣曲,可以来回往返地欣赏。的确,这幅小画总让我流连忘返。其间仿佛靡溢着这样一种精神:坚持初衷,坚持不放弃的精神,坚持,坚持就是胜利。

在今天,坚守纯绘画的朴素虽然大有人在,但要做到根本不媚俗、不高调也不是太多的情形。罗华江的小品就是这样一枚枚精致的小花,默默地绽放含蓄的美,等待着采摘人。《静物》系列远不止《羊头骨》,看看吧,这里有好几张呢。

                --李述鸿    

《黑眼睛》许多灵魂的脸孔。

我们熟悉的一种生灵。艺术家对某一社会族群深刻认识后的提炼造型。他们的声音我们听不见,他们的身影我们看不见,幸好有这样的艺术。

                       李述鸿评论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