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五大伯的故事

已有 885 次阅读  2012-07-21 14:46   标签故事  center  black  style 

五大伯的故事

小 五

 

父亲的五哥,我的五大伯,是我最敬仰的人。

抗日战争时期,五大伯是武工队长,他英勇机智,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活跃在晋察冀抗日战场,令鬼子闻风丧胆,人称“倪阎王”。鬼子悬赏万块大洋买五大伯的人头,可小鬼子怎么能逮得着大智大勇,深受人民爱戴的五大伯呢!

父亲常说,他和五大伯是“战友加兄弟”。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怀着抗日救国的信念,父亲跟着五大伯投奔抗日队伍,走上了革命道路。父亲是新华社记者,没有像五大伯那样身经百战:参加了晋察冀军区历次反扫荡斗争和百团大战,因此父亲对五大伯非常敬重。父亲常常给我们讲五大伯打鬼子的故事,在我们幼小的心灵中,五大伯是那么高大,那么传奇。我们为有一个英雄的大伯而骄傲,自豪。父亲心爱的钢笔,是五大伯从鬼子那里缴获的。

在五大伯打鬼子的故事中,最具传奇色彩的是:

一次,五大伯被鬼子追赶,跑进了一条死胡同,情急之下,五大伯硬是推倒了一堵墙,眨眼工夫就消失在青纱帐中,把鬼子气的吱吱哇哇乱叫,又无可奈何。

解放战争时期,五大伯参加了解放石家庄及平津战役。

抗美援朝战争中,五大伯是第一批入朝作战的。参加了一、二、三、四次战役。回国后,他又送给父亲一件战利品——美国鬼子的呢子军大衣。

从朝鲜回国,五大伯在24军和66军工作。在197师任政委时,带领全师指战员克服重重困难,在蓬蒿遍地、芦苇丛生的渤海之滨创建了全军闻名的柏各庄农场。

1971年初,我在呼和浩特第一次见到大名鼎鼎的五大伯时,不免有些失望:他中等个头,并非想象的那样高大魁梧;性情温和,平易近人。他会笑眯眯地听我们小孩子们喋喋不休胡扯八道,怎么看都不太像能吓到鬼子的“倪阎王”。

五大伯是职业军人,但他的文学素养非常高。我是在文学家艺术家云集的大院里长大的,对文化人洒脱飘逸的气质和睿智幽默的谈吐早已习以为常,但五大伯的通古达今,能诗善文还是令我惊异不已。

五大伯一生勤于学习,博览群书。他的书,自然以军事题材的居多,另外,政治、工业、农业、甚至书法,各门学科,无所不有。记得有一本厚厚的,被苏联誉为“军神”的朱可夫写的论战争的书,我对书的内容不感兴趣,只是觉得这个俄国佬怎么起了个中国人的名字呢。

五大伯的生活很简朴,他始终保持艰苦奋斗的工作作风和生活作风。即使生活水平提高了,这一作风也始终没有丢。穿衣自然是军装,饮食非常家常。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吃过生猛海鲜,山珍野味之类。有一次,我们在一起边吃花生边聊天,五大伯手里的花生掉在地上,他立刻起身四下寻找。我们说,一颗花生,找它干啥。五大伯不听我们的,拉开椅子,又搬开桌子,非要找到那颗花生不可,我们都笑他。花生终于被他找到,他拣起来就吃了。

五大伯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干什么事都很认真,从不以权谋私。

我和姐姐在兵团七年,战友们都说我们肯定能被推荐上大学,可我们一直到回家乡后,才靠自己的努力考的大学。五大伯的为人由此可见一斑。

我姨妈家的两位表姐(保定知青),都在条件艰苦的农业师,姨妈当然知道五大伯在兵团司令部任职,可她从来没有张口请五大伯帮过任何忙。姨妈姨夫都是抗日战争时期的军人,他们那一代人大都那样,为自己的私事,羞于张口求人。我和姐姐赴内蒙前,父亲交代我们“不能向五大伯提任何要求,火车票也不能让公家报销,因为你们是后门兵。”

我父亲在北京工作时的老同事,全国大名鼎鼎的文学理论家,他的儿子在内蒙兵团农业师,那孩子找到呼市来,请父亲帮忙办调动(我父亲曾到内蒙看我们),最终五大伯也没给他办。

五大伯对自己家人的要求也很严格,他的五个子女:两个在兵团、两个参了军、最小的女儿当了工人。

八十年代,我大学毕业后从南京回到郑州工作,五大伯已经离休,从石家庄来我家玩儿。因为五大伯曾就读于南京一所军事院校,我就大谈南京的的名胜古迹如何如何,可五大伯居然哪里都没有去过,我说怎么可能啊?五大伯说,在南京,是学习,不是旅游,哪里顾得上游山玩水。

五大伯以他的勤奋自勉,廉洁清正;热情真诚,重情重义;读书不辍,求其终生;刚直不阿,宁折不弯,为我们树立了一座丰碑!

说了这么多,忘记告诉大家我的五大伯是谁了,他就是我们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的政委——倪子文。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