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老实人在“一切向钱看的社会”里,会怎样?

已有 962 次阅读  2013-03-09 12:13   标签namespace  office  老实人  style 

老实人在“一切向钱看的社会”里,会怎样?

 

          

小 五

 

现在的社会,老实人很难走运。老实人性情耿直,诚实善良,遵纪守法,坚持原则,直来直去,实话实说,安守本分;老实人不会说瞎话,玩伎俩,耍心眼儿;工作认真踏实,但不爱张扬,不善表现,很难得到赏识。

我是个老实人,工作四十年,混的是:职称是中级、住的是蜗居、吃的是兔餐(青菜、萝卜、豆腐)、最怕提拆迁——没有钱啊!

201055岁退休后,工资远远低于报纸上公布的2012年我国城镇非私营单位职工年平均工资42452元的水平,买不起房,拖了单位家属院整体拆迁的后腿,让我觉得很对不起没有赶上社会主义最后一班车——买房改房的年轻同事们。

提起房子,我的心就刺疼。

九十年代,我老公在工厂分了一套房。那时,房改已经启动,我们单位的领导说,让我老公把房子退掉,不然,就取消我在单位的买房资格。我的一生,只要政府或者单位出台政策、法规,都严格遵守执行。我让老公把他的房子退掉,他虽然极不乐意,但还是退了。后来我才知道单位里夫妻双方都有房子的人很多,人家都没有退,都用极便宜的价钱买到手了,有的甚至有N套。没有听说我们单位有谁因为出台夫妻只能买一套房改房的规定而退房的。我周围的人,有个别胆子小点的,搞个假离婚,就不用退房了;多数人胆子大,什么都不怕,坚持不退房。令人郁闷的是,单位并没有因此批评、处分谁。

有同事说我是个大笨蛋,他说现在都是抢着买房改房,哪儿还有人退房呢?以我的工作岗位,脑子稍稍灵活点,也能发大财。他这么说是因为我的奖金在单位是最少的,我创作、设计的宣传品都是免费发放的,这个行当在卫生系统是没有任何经济效益的,所以就没有什么奖金。我们单位奖金高的,比我高出几十倍呢。

还有个朋友,说我做人太死板,浪费了我父亲的宝贵资源。我父亲1937年参加革命,在战争年代当过新华社记者、部队文工团长……五十年代在北京文化部艺术局工作(我母亲1945年参加革命,是文工团员。五十年代也在文化部艺术局工作),那时父亲的工资就200多元。可父亲对当官不感兴趣,他从小的理想是当作家,当官让他感觉脱离了普通劳动人民的生活,对写作很不利。父亲向顶头上司周扬提出要到基层去体验生活,周扬叔叔说可以,全国各个省份你随便挑吧。父亲有个同事是河南人,他说河南是中原文化的发源地,历史悠久,民风淳朴,你去河南吧。当时正是大跃进时期,河南确实搞的比较红火,父亲就带着我们到了河南。

我确实是笨蛋,从不干违法乱纪,损人利己的事情。父亲到郑州后,在省文联工作,母亲在省群众艺术馆工作,他们的同事不是作家就是画家;不是音乐家就是书法家,有的还是全国著名的名家大腕,可我从来没有利用过这些资源去为自己谋利益,父亲母亲也不允许啊!

七十年代刚从内蒙古回来到单位上班,经常下乡指导帮助基层搞工作。有一次到县里,原本说是去一周,后来事情太多,待了快一个月,正赶上换季,带的衣服太薄,冻感冒了,我 想赶快把活儿干完早点回来,正忙乎呢,县里 的 同志说要 带我去 商店,我 问:“去干啥呀?”“给你买衣服,天凉了,你 穿的 太 薄了 。”我立马拒绝:“我 不冷,怎么能让公家给我 个人买衣服呢?”多年后,我 才知道有些人出差 到 基层,问人家要 吃要喝要 礼物……

我年轻时,卫生部组织搞全国卫生美术摄影展览。展览结束后,单位领导问我:“有没有收到某地区送来的摄影作品”,我说:“没有啊,我只负责收美术作品。”领导大恼,说地区的同志在北京看展览时发现他们送展的几十张摄影作品一张都没有入选,很奇怪,问我们领导,领导说没有见到他们送的作品。地区同志说作品是我们科一位20多岁的女同志接收的。我们科里只有两个女士,我20多岁,另一位比我大10岁,30多了,头儿怒斥我,认为我是在撒谎。我心里很委屈,心想,可能是那位30多岁的女同事收的,因为她长相很年轻,像20多的人。可我不想转嫁危机,只好默默忍受批评。

过了一阵子,周末,单位例行大扫除,大家都很认真的整理内务。我正忙呢,忽然有人敲门,原来是那位30多岁的女同事,她拿着一摞大信封,说“这是给你们的作品。”

我打开一看,原来是说送作品给我的那个地区的摄影作品,我问:怎么回事?她说,作品送到她那里,送展时她忘记拿出来了,今天打扫卫生才发现,现在展览结束了,没用了。

我们是同事,关系也不错,我就没有把这事告诉领导。也没有告诉任何人。

还有一次,有国外的专家来单位访问,我负责写欢迎标语。我是七零届的初中生,没有学过英语,领导让一刚分来的大学生同事把欢迎词用英语写在稿纸上,我再照着写到画板上。外国专家走后,领导满脸怒气来找我,说有个单词写错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咋这么不认真呢?”我当时就有点纳闷,我工作一贯来认真负责,从没有出过类似的错误,应该是原稿写错了吧?但我看头儿正在气儿头上,也就没有说什么。回到办公室,原稿还在桌子上,我拿着到画板那一校对,确实是原稿写错了。我也没有去找头儿洗刷自己的清白。让他再去找那个小伙子大骂一通,有什么意思呢?

我有 先天性心脏病(预激综合征),38岁时生的儿子体弱多病,让我操碎了心。我40多岁因心脏病住了 医院,同病房的 病友是 郊区的 农民,她说他们种的 稻子都是用污水浇灌的 ,有毒,他们都不吃自己种的,卖掉,然后再买粮食吃。我出院时,她让 我给她开10盒她吃的 药,很 贵啊,她说付给我 八折现金“我少掏点钱,你 多赚点钱,中不?”那时,事业单位职工住院的费用都是公家报销的 ,这个 农民怎么这么狡猾,想省钱也 不能这么干哪!严词拒绝!

我大学学的是油画专业,因为在卫生系统工作,1991年进中级职称时,因为我的专业不在主序列,在全国、省美展获的奖项不被评委(都是学医的)认可,连续进了两年都没有通过。事后,有同事告诉我,凡是进职称的,都要去每个评委那里讨好、奉承、行贿。但我认为凭工作上的成绩进职称才是正道,1990年我已经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了,如果在文化艺术部门工作,全国会员肯定可以进到中级职称了。我才不去搞讨好、奉承、行贿那些鬼名堂呢!害人还害己,宁可进不上,也不能干这些违法乱纪的勾当。

1993年,我 38岁时剖腹产生儿子因为有严重的贫血症,导致伤口不愈合,在 医院住了 一个多月才 出院在 家 休产假。单位领导来找 我,说卫生部要出挂历,但设计好了没有被部里认可,让我 再重新设计。我看 了没有被认可 的设计 草图,原来作者是 我 认识的 本系统的 同行,他可 是 具有 高级职称的啊!我 说:“人家是高级职称,设计的部里 都不 认可 ,我 才初级职称,你 觉得能行吗?” 领导当时也没有说什么就走了。过了几天,我看见单位大门口贴了张通知,说单位又向卫生厅申请了进中级职称的名额,我通过了。申报了三年,终于进上了中级,如果没有为部里设计挂历的事情,我也许还是进不上。所以我以后就没有再申请进高级职称。虽然如此,我还是重新设计了挂历。

眼下,房价越来越高,因为退房子,老公对我一直辱骂有加。我们还因此闹过离婚,他说是我把他的房子弄没有了,让我立马从这个家滚蛋!我的父母都去世多年,父母的房子房改时单位也不想卖给我们,我能滚到那里去呢?母亲是1996年去世的,那时,房改已经开始,买房子的表也填过了,就差交钱了,母亲因病不幸离世。悲痛之余,我咨询过老干部局,老干部局说房子是父亲单位的,他们也管不了此事。父亲单位见我们姊妹也没有去闹腾,就把房子收走卖给别人了。其实,那时,我小姐姐和姐夫还没有自己的房子,只能带着外甥女和姐姐的公婆挤在一起住。至今,老实巴交的姐姐姐夫还是住在公婆家(姐夫的父亲也是“三八”式的老干部),因为他们没有钱买昂贵的商品房。

现在回想起我的父母,真心酸啊!他们虽然青少年就投身革命,但因为都出身地主家庭,做人非常正直,清正廉洁,从不追求升大官,发大财。生活节俭,没有任何奢侈品。父母给我们留下的只有老八路的光荣传统。

多年来我每天忍受着老公的辱骂,给他和儿子当老妈子也得不到表扬,心情郁闷死了。儿子2012年高考上了大学,老公更嚣张,大骂我毁了儿子的一生:“你不去和你父亲单位理论,白白丢了一套大房子,还让我把我的房子退了,看看咱们周边的人,谁家没有几套房改房?谁因为房子多受处分了?规矩就是给你这种傻冒定的.咱们都是穷鬼,攒的钱只够儿子上大学,将来就业,没有钱怎么行啊?儿子将来没有房子,怎么娶妻生子啊?什么?你想让儿子住咱们家?咱们家这么小,谁家的女孩子能找你儿子呀?你这个傻逼大笨蛋,去死吧!”

老公也是个知青,回城后在一家大型国企工作,90年代国企纷纷垮台,老公待岗了。1990年我们结婚时,他还正待业呢。后来他在一家服务行业上班,心情很不爽,他这人思维还停留在“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的年代,在当前全社会都瞧不起体力劳动者的时代,把怒气都冲亲人发泄,打孩子、骂老婆,这叫什么人哪?

我被生活逼的已经不怕死了,活着,天天当牛做马,想干点自己喜欢的创作都没有时间(当然也缺少银子),还要听辱骂,活着有什么意思?

唉,老实人悲摧的一生!

我们姊妹都很老实,没有升官发财的,这和父母从小对我们的教育有关,他们都是老党员,党性观念极强,做人非常正直、廉洁,两袖清风,作风正派,坚持原则。从 小 ,父母就 教育我们姊妹要努力学习,诚实做人,踏实做事,遵纪守法,希望我们长大都当工农兵。我们姐妹的 老公都是工人阶级,因为我们对金钱不怎么看重。我们都曾当过知青,对劳动人民有着深厚的感情。

15岁到22岁我在内蒙兵团7年,战友们都说我肯定能被推荐上大学,因为父亲的哥哥,我的大伯是我们兵团的政委,正军级干部。可我回城后,才靠自己的努力考的大学。如今还有这样的人吗?

您别忘了,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我周围的人一定会拿我做反面教材去教育自己的子女:“做人要圆滑,不能死心眼儿,要不 你就会像小五阿姨那样,穷得买不起房子,穿旧衣服,天天只能吃兔餐哦。”真希望社会能给老实人一个生存空间,别再让老实人倒霉了。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