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谣言止于智者,绯闻止于什么

1已有 1063 次阅读  2011-11-21 14:47   标签office  center 

谣言止于智者,绯闻止于什么

 

上小学时,有一个要好的女同学多次遇到流氓的骚扰。我们听她绘声绘色的讲述,既紧张,又刺激,觉得她非同寻常。

到了兵团,我们连有一个长相酷似燕妮(马克思夫人)的女生,也是出门就会碰到流氓。好象女孩大多都有遇到流氓的经历。俺却至今都不知道流氓长什么样,倒是出门就遇贵人,有难就遇雷锋。

俺曾和4个男生一块儿去新疆写生。我们约好火车过郑州时,俺上车与他们会合。不巧的是,俺没买到车票,只好乘次日的车独自西行。80年代,到新疆火车要走三天两夜。俺揣了两个馒头一块大头菜就上路了。第一天,俺什么也没吃。第二天中午,同车厢的人开始窃窃私语:“上铺的丫头咋啦?不吃不喝,也不下来,病了?想不开了?有啥难处了?”遂派一面目和善的中年汉子来问:“开饭了,你咋不下来吃饭呢?”“不想吃。”“是不是有啥难处了?我们请你吃。”“哎呀,谢谢,不是没钱吃饭,晕车,吃不下,看,俺带的有馒头和咸菜呢。”“啧啧啧!看看人家,现在的年轻人谁还吃这饭食,穿这行头?上车就用功,真中。”俺穿的是的确凉衬衣,军裤,塑料凉鞋,确实很落伍。后来两天,俺为这些善良的人画了很多速写。

在敦煌莫高窟,俺和4位男生碰了个正着,他们非常惊诧,以为俺肯定不会来了,没想到俺居然敢一个人跑到新疆,胆子真够大的,如果找不见他们咋办?俺说,怕啥,在单位出差也经常是一个人啊。

男生们挺够意思,他们本来已经参观完了准备起程,为了俺又多呆了一天,还和俺一块又参观了一遍。俺心里十分不安,因为门票很贵,100元,比一个月的工资还高,让人家破费了。而俺对传统的东西不怎么感兴趣,来莫高窟只是好奇了。

到新疆的第一站是吐鲁番市,火焰山公社,三堡乡。公社就在以前巴依的房子里。 

这里没有汉人,全是维族。我们连说带比划说明了来意,公社的干部把我们安排在一间房子里就走了。这房子里除了地上铺了旧地毯,什么都没有。

 

好在天气很热,我们就和衣而卧睡在地毯上。每天,找村子里的人画头像,还到附近的高昌故城一游。

过了两天,来了个维族警察,是公社派出所的所长。因为言语不通,费了很大的劲才弄明白,有人举报我们男女混居,他才过来看看的。

所长先检查了我们的学生证和学校的介绍信,认真审视了俺一会儿,脸上露出笑容,问俺画像不?俺说,当然画。于是,我们在葡萄架下为所长画像。俺悄悄问一男生(他是我们班长)“趁机请所长帮忙再给咱再找一间房?”

“不用,让你一人住,我们还不放心呢。”

 

就这样,俺和4位男生同居一室,一点都没觉得有什么不便、不妥。回到学校,也没有任何风言风语。

俺曾有一位绯闻缠身的男同事,只要出差,就有“艳遇”。俺也和他出差N次,觉得他根本不象传说的那样,正点的很。他谈笑风生,搞的旅途十分愉快。后来他跟别人讲,“和小五在一起,没觉得她是个女的。”

原来如此。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