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难忘绿军装

已有 755 次阅读  2014-06-28 20:19   标签style  军装 

难忘绿军装

               

小五

 

儿时,父亲单位的宿舍楼,就坐落在省军区操场上,我是守望着军营,听着军号声长大的。我们小孩子最喜欢看解放军叔叔操练,等叔叔们走了,我们也在操场上学习解放军,摸爬滚打,还会和着军号声“唱”出起床号、集合号、出操号、开饭号、熄灯号……

那是一个崇尚英雄主义的时代,在孩子们的眼中,最美莫过绿军装,当兵是一代少年的梦想。我的父母青少年时就投身革命,看到照片里一身戎装的父母英姿飒爽,自豪之余我常常想,长大我也要穿上绿军装。

文革中,我的父母先是去了五七干校,后来又分别在西华县和开封县插队;大姐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哥哥在社旗县、三姐在固始县插队。也许是命运也许是缘分,1970年初中毕业,我和四姐去了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穿上了梦寐以求的绿军装。至此,我们家七口人全部离开了城市,天各一方,成了上山下乡专业户。

当年郑州六九和七零届的知青,都下到了郑州市郊区的农场。因为父亲的哥哥在内蒙兵团任政委,父亲决定让我和四姐去内蒙兵团。父亲交代我们“不能向大伯提任何要求,火车票也不能让公家报销,因为你们是后门兵。”

父亲的哥哥,我的大伯,是我最敬仰的人。

父亲常说,他和大伯是“战友加兄弟”。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怀着抗日救国的信念,父亲跟着大伯投奔抗日队伍,走上了革命道路。父亲是新华社记者,没有像大伯那样身经百战:参加了晋察冀军区历次反扫荡斗争和百团大战,因此父亲对大伯非常敬重。父亲常常给我们讲大伯打鬼子的故事,在我们幼小的心灵中,大伯是那么高大,那么传奇。我们为有一个英雄的大伯而骄傲,自豪。  

大伯是个党性观念极强的人 ,他始终要求自己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军队的领导干部,必须严格执行党纲、党章,与党中央保持一致,严守党的纪律。他是个“工作高标准”的人 ,对工作总是废寝忘食,深入基层,调查研究,反对空谈。他廉洁自律,两袖清风。他是一个“生活低标准”的 人 ,把能否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视为能否保持共产党人本色的重要标志。

大伯是正军级干部,他始终保持艰苦奋斗的工作作风和生活作风。即使生活水平提高了,这一作风也始终没有丢。穿衣当然是军装,饮食非常家常,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吃过生猛海鲜,山珍野味之类。

大伯清正廉洁,干什么事都很认真负责,坚持原则,从不以权谋私。我和姐姐在内蒙兵团七年,战友们都说我们肯定能被推荐上大学,可我们一直到回郑州后,才靠自己的努力考的大学。大伯的为人由此可见一斑。

和四姐去内蒙的前夕,战备正紧,珍宝岛保卫战已经打响。远在黑龙江兵团的大姐驻守在乌苏里江畔,她来信说,她们团的部分兵团战士参加了战斗,表现的十分英勇!我和四姐都很振奋,只盼早日奔赴边疆,可母亲说我还未成年,个子长的高,体质又差(我 有 先天性心脏病),她很不放心。父亲批评母亲“你参加革命也是十五岁,那还是战争年代,你妈哭了吗?”父亲对我们说:“孩子们,记住了,国家如有难,汝要做先锋!”

在兵团,穿的是军装,吃的是玉米面、高粱米。玉米面做的“钢丝面”只能趁热以急行军的速度吃,凉了就象钢丝似的嚼不动啦。住的是自己盖的“干打垒”土坯房,冬天如果不生火,会冻到骨头里边超级痛。别以为在这么艰苦的环境里,我们都象苦黄瓜似的怨天尤人,无精打采。由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哺育出来的我们这代人,更注重的是精神上的追求,能为保卫祖国边疆做贡献,我们自豪的很!

我曾经生活、战斗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虽然是生产建设兵团,但是我也曾经是

个兵——打过枪,投过手榴弹,站过岗,挖过防空洞,长途拉练、夜间紧急集合

1分钟内全副武装冲出宿舍……

除了辛勤的劳作和每天两小时雷打不动的“天天读”,我们还写诗,唱歌,跳舞,表演节目。野营拉练时,我们唱:“野营训练好,千里红旗飘,两个决议指方向,士气万丈高!铺冰卧雪吃大苦呀,爬山涉水耐大劳。练思想,练作风,练战术,练技术,这样训练好,这样训练好!” 遇到水沟水坑水渠什么的,还会来个劈叉跳一跃而过。我们唱的最多的歌是: “兵团战士斗志昂,革命意志坚如钢,战天斗地决心大,誓将 热血洒边疆!要用我们辛劳的汗水把乌兰布和来浇灌,要用我们战斗的歌声唤醒那沉睡的阴山!”

在炎炎烈日下收麦子,我体会到“粒粒皆辛苦”的含义;在机器轰鸣声中,我更深刻地理解了什么是“伟大”和“崇高”;在阴山脚下的靶场,我感到战士肩上的重任;在绿浪无边百花盛开的草原上,我发现这浩浩荡荡,蓬蓬勃勃的花海,才真正称的上“鲜花怒放”!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时尚。听从祖国的召唤,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艰苦的地方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像保尔﹒柯察金那样生活和战斗,是我们那个时代的时尚。

“我 有 三 个 女儿在 边疆!”母亲每每和人谈及她屯垦戍边的 女儿,自豪之感溢于言表。小时候,我们 为父母骄傲;长大后,父母为 我们骄傲!

今年5月是我们内蒙兵团组建45周年的纪念日,我创作了一组水粉画《我是毛主席的兵团战士》,很怀念知青时代啊 !

画得不好,我在家画画儿时,老公经常闯进来骂我:“你这个傻逼娘们又干傻事呢?你能把骡子画成马,去死吧!”我吓得着不到创作的感觉了 。还被吓得犯心脏病(预激综合征)了 。510号,母亲节,儿子带我去看急诊(周日),大夫把我的医保卡递给儿子:“去给奶奶刷卡交费。”把我笑死了 。儿子看上去还不满20岁,可我像快70的奶奶。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