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短篇小说【鸟岛】

1已有 770 次阅读  2012-04-13 08:54   标签短篇小说  border  鸟岛 
发表于 2011-05-18 20:26:00阅读 47 次 评论 1 条 所属文章分类:

短篇小说【鸟岛】                                                                                                                                         作者      始祖鸟

                                                                                                            1.

     1994年9月1日,蕊晴回到鸟岛,开始在麦克的中餐厅当侍者。中餐厅的生意很好,每天都有很多食客,老板亲自下厨,为客人做简单的中国菜。这家中餐厅很小,才5,6个人,老板麦克是香港过去的,他胖胖的,对人很和气,但他离婚后娶了小他30岁的小娘子,平时还对女孩很感兴趣。蕊晴的签证就是找他办的,他看上了蕊晴的容貌。9月下旬,蕊晴接到一只长途,是从南非打来的。蕊晴的朋友打算过来看蕊晴。蕊晴向麦克请假说去接他,麦克很生气。说让蕊晴要去也可以,必须交出店里钥匙才可以去。

    蕊晴的朋友徐贤依年龄比蕊晴大很多,事业发展得也很好,是南非的华人协会主席,不仅是商场大贾,还是政界要员,他每天的日程总是排得满满的。他和蕊晴是在回国的飞机上认识的。

    这次徐专程来鸟岛看蕊晴,他一见到蕊晴就笑眯眯地说,“真想你啊!我这次来只能呆两天。”

   “是吗?那我带你去几个主要景点看看。”

    我不看风景,就看你。”

   “我有什麽好看的。”

   “你在哪里上班,我去你店里看看好麽?”

   “唉呀,不行,要让麦克看到你这麽帅,非气昏不可。”

   “怕他干嘛?!你为他工作又不是卖给他的。”

    "我是怕他一生气,炒我鱿鱼。”

    “你嫁给我,我爱你啊。”

   “你说个爱这麽容易。”

   “我不爱你,我跑这麽远来看你啊?!”徐的眼睛炯炯有神,散发着热力,“刚才在中国饭店吃饭时,看见窗外有一种草。”

   “什麽草?”

   “是一种奶牛爱吃的草。我有一个想法,我想在鸟岛买下一个农场,让你来经营管理。我以后也可以常来,你觉得怎样?”

   “我不懂的,我不会管理。”

   “我会打理好一切的,我这次来,碰到我的发小“米博士”,我们从小一起玩的,感情很好,他呆在这里快二十年了,有地有农场,我可以找他商量,我们一起把事情干起来。”

。。。。。。。

    徐带着蕊晴一起来见米博士,米博士说,“我有两个农场,一个是水根无土培养,另一个有一组人在种菜。小的5000平米,大的20000多平米。你真要买,我拿土地证给你看。保证价格优惠。”

    徐说,“我明天就回南非去,把我公司的事安排一下,她就拜托你照顾了,。。。。。”

    米博士说,“没问题,你以后就到我们这边来,我们可以常一起去打高尔夫球了。”

 

   蕊晴给麦克打电话,是店里的切配工接的,她说,“老板说的,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怎麽啦?我才请两天假,他就要开除我?!”

  “他很生气啦,他现在去打一份文件,说你过会儿回来就叫你签字,他要开除你。”

 

   徐从外面回来,发现蕊晴的手冰凉,忙问,“你怎麽啦?出了什麽事?”

  “我刚知道我失业了。”

  “你的护照和工作许可证在你身边麽?”

  “在店里,”

  “快回去拿,晚了就怕被他扣下。”

 

    徐走了,米博士把蕊晴接到一个公寓楼住下,徐每天都给蕊晴打电话,“一个星期了,你好不好,我很不放心,你住得好不好,吃得还习惯?你不会开车,下次我来要教你,很容易学的。”

   一连几天,徐不打电话来了,又过了一个星期,米博士告诉蕊晴,徐出事了,他出了车祸。

 

    台风来袭,狂风大作,暴雨不止,大雨肆孽地敲打着阳台的落地玻璃门,台风时速125英里。蕊晴把徐的照片供在梳妆台上,每天都对着照片呆呆的。日子一天天无情地滑过去,时光从指间的缝隙中溜走,蕊晴吃不下饭,泪珠儿扑簌簌地掉进碗里。,。。。。。

 

    蕊晴以为可以和他共度一生的徐,却再也没有来过电话。

    蕊晴的天塌下来了。

 

                                                                                                            2.

 

    蕊晴没有了工作,她身无分文,住的地方,也因为徐的离世,断了金钱的供给,房东催她搬家。米博士说,你去我另一个农场吧,那儿需要一个做饭的,你会做饭吧?

    很小的一个农场,一个湖南的经理,他有个女友是福建三明的,另外有六个福建莆田的农民在种菜。蕊晴就是给这8个人做饭。

     经理小韩,他的女友小费。蕊晴不用种菜,她只负责烧饭,菜都是小费买好的。蕊晴闲下来的时间,就看看书,写写信,或听听歌,农民们天不亮就起来摘菜,洗菜,装箱,然后就没事了,中午休息一会就开始打麻将。小韩的麻将打不好,但是瘾很大,小费也喜欢打,但没有人让位子给她,她就天天坐在小韩边上大呼小叫。

    这天,蕊晴在看书,他们照列又开始打麻将,小韩连着输了好几副牌,有些恼火,小费在旁又在叫骂,小韩火了,冲着小费大骂,“你有完没完?!整天叽叽喳喳,有空不会看点书?!哪一点像个女人?!”

   “什麽?你敢再说一遍?!”

    小韩看都不看她一眼,伸手又去摸牌。

 

    别的人也不说话,这下小费下不来台了,她一眼看到蕊晴正在看书,就冲过去一把夺过她的书,“你别在这假模假样装秀才,回你屋去。”

   蕊晴,反应不过来,楞在那儿,小韩冷冷地说,“这关人家蕊晴什麽事?!”

    

 “吆,还护上了哦,人家比我年青,你动心了,早说呀?!当初是谁求我把我的积蓄4000美金全拿出来承包这农场的,没有我,你有今天?!过了河,要拆桥呀,钱还没给我还上呢,我告诉你,这个农场有她没我,有我她就给我滚出去!”

 

    蕊晴一个人呆坐在户外,她有哪里可去呢?这时小费冲了出来,“你还不快滚?!再不走我撕你衣服了!”蕊晴看着她一动不动,心里觉得很冤,她来了没多久,和小韩根本就没说过几句话,。。。。。。小费看她不动,火气更大了,打开水管,用水浇蕊晴,蕊晴全身都湿了。

 

    小费气还更大了,她一边找木棍,一边说,“别以为我不敢打你。”她抡起木棍,照蕊晴身上打来,一下打得蕊晴很疼,刚要打第二下,被赶来的几个农民拉开了。

 

 

                                                                                                        3。

     在警察局,蕊晴陈述了被打的全过程,又按法定程序验了伤,拍了照片,当晚,有警局的人打电话给热线的人,马上有热线的人开车来接蕊晴,蕊晴半夜被送入慈善机构位于半山的别墅,严加保护起来。

     这别墅,是一个养鸡农场,农场和住宅就分占路的两边,场主是个贝劳的单身女人,弹得一手好吉他,棕色的皮肤,经理是个加拿大人,高大英俊,另有两三个南美的工人,黑皮肤,是专门干活的工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基督教徒。他们几个人,每天很早就起来干活,加拿大人开着收蛋的车,把蛋收下来,接着冲洗干净,搽干,装盒,然后贝劳女人开车运到超市,然后三个南美的工人打扫鸡棚。

   把活干完,大概9点,然后就休息了,他们打乒乓,打排球,读【圣经】,唱【诗篇】。

   蕊晴住的大平房是5室一厅的,前后院都是花园草坪,里面东西一应俱全,有衣服,有洗漱用品,还有很多食品罐头,很凉快,后院还有一台洗衣机。当时只有贝劳女人露丝和蕊晴两个人住。

   露丝说,“你可以免费在这住满一个月。”

  “然后呢?”

  “和你的雇主联系,或者他继续用你,或者他出机票送你回国。”

  “可我才出来两个月,还没赚到钱,我不想回国。”

  “那麽,还有一个办法,你就跟着我吧,”露丝和蔼的说,“我没有姐妹,父母都去世了,我今年42岁了,也没有伴侣和孩子,每天光工作,也很寂寞。”

   “露丝,恕我冒昧,这里的风俗是十几岁就生孩子的,每个女人都生好几个孩子,你为什麽一个没生呢?”

 

   露丝流泪了,她过了一会,有点平静了才慢慢说,“自从皈依了我主,感谢上帝我才过上了今天这样的生活,你也看见了,我每天就是管理着这个小小的养鸡场,拾蛋卖蛋,虽然不是有钱人,但活得自尊,可年青的时候,我是迷途的羔羊啊。”她,叹了一口气。

   她欲言又止,她停了一会,用手拭泪,她平静了一会,才抬起头,说下去,“是的,我曾经是个妓女,。。。。”

   她的坦率实在让蕊晴震惊,她干活时有条有理,运动中活泼快乐,弹吉它唱歌时又柔美抒情,露丝跟淫妇荡妇完全连不上啊?

  “是的,那时候我愚蠢啊,我需要钱,所以,我从一个男人走向另一个男人。”蕊晴听着听着,无语了。

          。。。。。。。。

 

   “所以,你住下吧,就算政府的时间到了,你也过了领养的年限,可你还是可以作我的妹妹,你26岁,我们可以天天在一起学习【圣经】。时间长了,我就在我们教会里帮你找个小伙子,你们结婚,再生个小孩,我们就是一个家庭了,我太向往亲情和一个家庭了。”

 

    蕊晴都听呆了,她默默地听着,不动也不回答,。。。。。。。

 

 

                                                                                                               4。

   黄昏时分,浩瀚的太平洋很平静,天空一片通红,几只海鸥在飞翔,彩霞满天,蕊晴一个人坐在海边的榕树下,望着天空,在心里哭喊,“徐,你回来吧,我现在一个人孤苦无依,要么你也把我带走吧,。。”她只顾自己哭得忘情,不知什麽时候,一辆黑色的林肯车已停在她的身后好久了。

   车上走下一个中年男子,他本来是路过此地,车开得比较慢,蕊晴穿着鲜艳的长裙一个人哭态也绝美,吸引他下车,他停了车,看了蕊晴半天,蕊晴一点也不知道。

   蕊晴,抱着膝盖坐在树根上,红肿的眼睛失神地望着远处,忧伤无助,他在她旁边站了一会儿,蕊晴才看到他,他说,“你没事吧?

  “你是谁?”

 

   他递上他的名片,说,“我是林一晖,你有什麽难处,需要我帮忙麽?”

   听到熟悉的中国话,在国外,是很感动的,有人关心,是很难得的。

 

   林是关岛来的,在鸟岛有几家店,主要卖舞台灯光,激光音响,他店里还卖红木家具,生意做得很大。

   “你是谁?为什麽在这里伤心?”

   “我为什麽要告诉你?”

   “因为我是你朋友,我可以帮你。”

   “我失业,无家可归,男朋友出车祸死了。”

   “我请你去我公司工作,提供宿舍。”

   “是什麽工作?”

   “在我店里做营业员,帮我卖东西,不难吧?”

    蕊晴,不知道怎麽跟露丝说,一边是好心的华人,一边是有情有义的贝劳人,两边都前途未卜,而且都是刚认识的人。想来想去,感情还是倒向和自己说一种语言的人,毕竟是同胞,。。。。。。

    蕊晴,坐上了林的豪华车,开到半山的养鸡农场,见了露丝,向她告别,露丝很舍不得,但是,她问蕊晴,“你真的信任他么?”

   “我信。”

   “可他毕竟是个男人,你不想跟着我麽?。。。”

 

    蕊晴谢了露丝,林也对露丝说,“谢谢你照顾我们中国的女孩。”

 

                                                                                                         5。

   林把蕊晴接到了中间道的一个小住宅,这里每一家就一间房间,几家人共用一个游泳池,蕊晴白天就在林的店里打工,晚上就步行回宿舍,休息的日子就在泳池边的躺椅上看她带去的【红楼梦】。收入不高,但够用,又能做自己喜欢的事,看书,写信,游泳,蕊晴有一套三点式的泳装,是以前买的,很漂亮。

 

   一天,蕊晴在躺椅上看书,邻居杰夫过来和他说话,杰夫的阳台正对着泳池,他只要一出来就能看见蕊晴,他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平时就开一辆很破旧的卡车,他去揽活,帮人刷个房子,帮人店做个招牌,或帮人游艇贴个船的名字啦,都是一些小生意,他很潦倒,他抽烟,“骆驼牌”的,有钱也喝酒,“百威”。但他常常没有钱,他读过大学,没有结婚,他以前也给林打过工,但是因为喝酒误事,被林开除了。

           

   “你看的是什麽书?”

   “是我们中国的一部名著,好书,百看不厌,虽然这麽厚,但我还是带来了。”

   “我知道你们国家,我还去图书馆查过你们的近代史。”

            。。。。。。。。。

 

   “你觉得生活怎麽样?”

  “还是很美好啊,有工作,有爱好,挣的钱,够用,我知足。”蕊晴慢慢地说,她又反问,“你呢,你觉得生活怎样?”

  “生活,就是饥饿。”他居然这麽说。

   印象当中,蕊晴对美国人的,总是【成长的烦恼】里爸爸的样子,一个人工作可以养活老婆孩子,够5个人用呢。他,杰夫怎麽混得这麽惨?

  “怎麽会这样?你该有辆好车,也该有两件像样的衣服,。。。。。”

  “谢谢你,你是善良的女孩,我也不想被人看上去像个流浪的画家,可赚不到钱啊!”

  “你可以试试做食品啊,你可以去租个手推车来,自己做热狗卖啊。一定会赚钱,等你哪天开始干了,我过去帮你。”

   “谢谢你,以前也从没有人鼓励我,我很爱你,等我有钱了,你就嫁给我。”

   “等你有钱了,一定会有很多女孩愿意嫁给你,你相信吗?”

   “我愿意相信。”

 

                                                                                                                6。

           

 

   蕊晴在林店里的事被好事者告发了,林的太太的家族在关岛是很有势力的人家,林平时对太太很顺从,但帮助蕊晴的事情他怕引起误会,没有说,但是他太太从别人那里知道了,很不高兴,林对蕊晴说,“不是我不帮你,我也是没有办法。我已经尽力了。”

  “知道了,林先生,我会尽快搬的。工作的事,也不行了?”

  “她怀疑我和你有什麽关系,你还是避一避吧,不然,我不好办呐。”

         

   达,出现在蕊晴,一愁莫展的困境里,他是露丝的朋友,有四个孩子,也是贝劳人,他孩子的母亲3年前和旧情人跑了,露丝把他带过来,说达愿意娶她,和她组成一个新家庭。

 

   蕊晴,带着行李,搬到了达的家里,他是个会造房子的能干人,平时就在一家五星级宾馆开大巴,接送游客。四个孩子,老大24岁,已结婚另住,老二很漂亮,20岁,在机场工作,老三16岁,老四13岁,都是女孩,还在上学,跟着他住。

 

   达的家在路边,屋外有三棵高大的芒果树,树上结满了果子,芒果熟了,自己会掉下来,吃芒果不要钱。院里有一张木的长方型桌子和两条和桌子连在一起的条凳,可以在户外,吹着风吃东西,很惬意。

 

                                                                                                               7。

 

    蕊晴搬家时,杰夫不在场,所以他不知情,蕊晴知道杰夫工作的韩国公司就在离达家不远的地方,于是步行去看他,“嗨,你去哪儿啦?”

   蕊晴说,“就在路边上,有我的信麻烦你转给我。”

  “一定。”

 

   几天以后,一天中午,杰夫来看她,坐在户外的桌边,他叫起来,“你怎麽啦?身上怎麽全是红疹啊?去看了麽?”

  “没有,很痒,达买了药来涂了,不管用,大概是吃了这里的野芒果过敏了。多吃点,以毒攻毒,就会好的。哈哈!”

 “嗨,我说,你的冰柜里有没有啤酒?”

 “我这里没有冰柜。”

 “也没有空调?哦,你过的是什麽日子?!走吧,我们去海边喝一杯。”

 

   海边,酒吧,夕阳依旧在,只是物是人非了。看着夕阳,蕊晴伤感起来,杰夫伸出长长的胳膊揽着蕊晴的肩,说:“哦,亲爱的,别这样”

   蕊晴一把推开他,“好像你挺在乎似的,。。。”

 

  “我在乎,我真的在乎,你对我不辞而别,我到处打听,到处找你,我就恨自己没用,我要努力赚钱,然后让你嫁给我,我不比那只黑猩猩强?!况且我是美国人,你嫁给我,二年就可以拿绿卡。”

    蕊晴,认真地看着杰夫,看看他有没有喝多,说的是不是真的。

  “你知道我今天为什麽来找你,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我刚租下一所房子,在机场附近,有两间,有厨房,屋外有一大片空地,你一定会喜欢。”

  “我?"

   "对,我现在有一份短期美差,是帮一家公司做装修,手下雇了14个菲律宾工人,干一个月,日薪一百美元。等我拿到这钱,我们就去卖热狗。怎麽样?”

         

 

                                                                                                       8。

    达,乐观坚强,总是面带笑容,他工作认真负责,又很顾家,照顾小孩,有钱自己舍不得花,拿到点小费就拿回家给小孩,但小费不是天天都有,所以,他会接点修门修窗整理人家房子的活,挣点外快。

    乐观的达也有他自己的烦恼,他大女儿雪莉前一阵有个很帅的男友,也常回家过夜,自从她怀孕之后,他便不出现了,这是鸟岛的风俗,就是说政府又要多补助一个单亲妈妈了,二女儿比杨卡也有自己的男朋友,三女儿里内最麻烦的是她根本不接受蕊晴,老是找别扭。

   达说,“她是最小的。我们称最小的是鱼尾。你来以前,我到哪儿都带着她,现在天天带着你,她想不通。你别怪她,你也快点生一个我的小孩,我们就变成一家人了。”

  蕊晴,不说话,心里暗暗地说,“我还不想要个黑小孩呢,不然以后带回国,我妈可哭死了。想我中国还是泱泱大国,嫁给你贝劳才是一小国,还是黑的,。。。。。”蕊晴还是没想好要不要嫁给他。

  父亲节的时候,达也有惊喜,他那个已婚了的大儿子,在中学里当老师,送了他一台二手的冰箱,他开心极了。

   比杨卡送他的卡片也让他很快乐。她写道,“亲爱的爸爸,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爸爸,每当我们需要你,你都在我们身边,虽然我们常常做错事,请你谅解这只是我们成长的一部分,虽然我们淘气,但是,你知道的,我们爱你,我们也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蕊晴,看了也有点感动,达微笑着,长叹了一声,”这丫头长大了,懂事了。”

  “你是天下最伟大的父亲!”

  “我是的,虽然我是他们愚蠢的父亲,但我是他们唯一的父亲。当我赚的钱不够她们买午餐,买百科全书,买槟榔的时候,我真想吊死我自己。”

  “有这麽严重?”

   “这是真的,有时候,累了一个晚上,碰到的全是不给小费的吝啬鬼,我没办法,只好回来看看家里有什麽吃的,快点做点吃的,让她们带一点去,不然的话,她们就只能看着别人吃,自己饿一顿了。她们学校学费是免费的,但是午饭自理,要么给她们几块钱,她们去买,没那几块钱,就自己做点。”

   “你真不容易。”

   “都怪她们愚蠢的母亲,她以前在鸟岛时在免税店做,一个月2000多美金,挣得比我还多,我倒没什麽,只是苦了孩子。”

 

                                                                                                      9。

 

 

   蕊晴一直在想,“我一定要想办法赚钱,来帮达一起养家,供孩子读书,达太苦太累了。”

   这天,蕊晴想起杰夫,他提过一个“热狗计划”,不知他筹备得怎麽样了,她想去看看他,和他聊聊。下午2点过后,蕊晴步行去几公里以外的他的新家找他,鸟岛的天气炎热,她一个人默默地走在高速公路上,常有车呼啸而过,车开得快,而且,猛按喇叭,因为按规定高速公路是不能上去步行的,可蕊晴没有交通工具,连一辆自行车也没有,等到几个小时后到达的时候,衣服全被汗打湿了。

 

   邻居家的小孩说,他还没有下班,还在工地,他们又指着不远处一个大厂房告诉蕊晴,就在那儿,蕊晴才找到他的工地。她走进去,看见杰夫在最里面,被一群菲工围着,他拿着图纸,好像在布置什麽,他一抬头看见蕊晴,马上走了过来,他惊讶地问,“你怎麽来了?你怎麽来的?”

   “我散步啊。”

   “你走来的?”他看上去非常的疲惫,眼里充满血丝。头发也是脏脏的,现场到处是木刨花。

   “工期已到最后阶段,再有几天就完成了,我每天只睡4个小时,老板一直在催。”

 

   “上次你说那计划,怎麽样了?”

   “热狗车租好了,已经运来了。我这里一完工,马上可以开始,房子我们一人一间,饭轮流做。你来么?”

 

 

                                                                                                                   10。

 

 

     送蕊晴回家的路上,杰夫一边开车,一边给蕊晴讲了一个故事,“有一个女生,嫁给了一个医生,爱着她的另一个男生,为了得不到的爱,终身未娶,他写了大量的情书,但都没有寄出去,一直到几十年以后,女生的丈夫死了,他才把所有的信都亲自送到女生家中,并向她求婚,女生被感动了,他们终于开开心心结婚了,在他们双双72岁的时候。”

 

    应该说不是故事本身,而是他杰夫的语气和幽怨的眼神,触到了蕊晴的心底。

 

    蕊晴,迟疑着,不知怎麽对达开口。达是爱她的,可她不想被达养着,杰夫说的是一个工作,并不是蕊晴要移情别恋,她只是去工作。

 

   “你信得过他么?”

   “他以前是我邻居,他不会侵犯我的,我们只是在一起工作,但我得住他外面那一间,我不是不爱你了,我只想赚点钱来帮你。”

    说来说去,蕊晴还是要去试试,达也没办法,只好送她去,因为他不想蕊晴提着行李再走几个小时的高速公路。

 

    正是周一,孩子们都上学去了,蕊晴坐在达的车里等,达去后院收了一条半新的大毛巾,说“带上这个吧,”蕊晴的热泪涌出眼眶,她把脸埋在毛巾里,心中怪自己的不安份,为什麽硬要离开达这麽好的人呢?

 

 

                                                                                                              11。

 

 

    到杰夫家的第二天,蕊晴就开始清除门外一米多高的杂草,她挥舞着大砍刀,把一大片草全砍倒了。蕊晴几个小时后,也累趴下了。达,每隔几天,要来杰夫家看蕊晴,他这天又来了,他说,“孩子们都在问,你去哪儿了?”

   “你怎麽说?”

   “我说你去上班了。”

   “你这样说很好,过几天我就赚到钱回去了。”

 

    杰夫,没几天就把装修赚到的钱全花完了,他的热狗车租来一个月了,只要400元他就可以起步,但他没有钱。

    这天,杰夫出去找钱,结果带回来一个美国老头,他是坚。

 

    坚是一个离婚老人,他说一个男人一辈子有一个老婆也太多了,他开一辆白色的吉普车,他是杰夫刚认识的朋友。第二天,中午,他来了,他说。“去海滩玩吧,你们这两个呆子,这麽好天,闷在家里?”

 

   于是,大家都上了坚的车,到了海边,坚问杰夫,“你几岁?”

   杰夫说,“38岁。”

  “还小嘛,结婚干嘛?!再说中国人和美国人结婚不会超过一个月。”

 

   “你道歉,”蕊晴对坚说。

   “为什么?”

   “你说说什麽是中国人和美国人结婚不超过一个月?!”

    杰夫开怀大笑,他搂着蕊晴的肩说,“你真棒!我很高兴你捉住了这句话。”

 

   坚只好道歉,他对中国人有成见,他本以为蕊晴听不懂英文。

 

    杰夫对坚说,“我有个好主意,可以让你的晚年大放光彩,”

   “说来听听。”

   “我们一起来卖热狗。”

   “等等,蕊晴算一股吗?我们赚了是55开,还是333开?”

   “蕊晴?你不用管她,她在这里什麽也不是。”

    蕊晴,听到这里眼圈马上红了。

 

   坚,挪到蕊晴旁边,对她说,“你听到了,他说你什麽也不是,你看我还要不要帮他?”

 

   蕊晴,控制了一下情绪,说,“你还是帮他吧,我也是来帮他的,我很快要回去的。”                                                                                            12.

 

   这天,蕊晴帮杰夫做广告牌。

 

           HOT     DOG(热狗)

           JUST  LIKE  NEW  YORK(完全跟纽约一样)

           WITH   ANY KIND  OF  SAUCE(各种沙司都有)

           1.75  FOR   EACH   (1.75元一个)

 

          她用粘纸剪好,再贴到一块有机玻璃上。

 

          就在蕊晴离开达的日子里,雪莉产下一名可爱的男婴。

 

         坚来得很勤,可杰夫不太想见到他,因为他把坚投资的钱,付了房东的房租,并且日日和蕊晴争吵不休。

          这天,他又来了,见杰夫和蕊晴,一人里屋,一人外屋,都躺着各看各的书,他就叫起来了,“啊?就做了一个广告牌啊?那我的投资什麽时候能回来啊?!”杰夫气乎乎地一跃而起,满世界地找烟。点上烟,他说,“问她,她从来没付过房租!”

         “是你邀请我来帮你做事的。我若不来你房租还是要付的。”

          “你不来,我只需要一个人的食物。”

           “对,那样也没有人为你除草,洗衣,做招牌。”

            “你做的这些不赚钱。”

            “对。可也没有人免费为你做这些,你也没有付我工钱。”

 

             吵过之后,杰夫成天在里间躺着。有时出来做吃的,只做一个人的,拿回房自己吃。蕊晴很快瘦了下去。

 

             达在雪莉生产之后,按照风俗回贝劳去采集几种树叶去了,据说,为一种妇人产后的浴汤准备的,帮助产妇子宫复原和减肥的。

 

                                                                                                                   13。

 

             达,终于从贝劳回来了,那天,当他拎着好大一尾金枪鱼,出现在蕊晴面前时,蕊晴恍如隔世,达也觉得吃了一惊。“我才离开4天,你怎麽瘦了这麽多?你们是不是断粮了?”

           蕊晴,无语。

          “好了,快去弄鱼吧,看我还给你带什麽来了?是柠檬!你不是最爱吃生鱼片了。我得走了,我得去给雪莉搭浴室,做药浴。”

           他转身走了,上了车,他又折回来,拿出50美金,给蕊晴,说“上次你不是跟我去给二舅妈修房子吗?她把钱结给我了,这是你油漆窗子该得的那份工钱。”

          达,笑了笑,给蕊晴挥了挥手,开车匆匆走了。

          蕊晴目送达的车越开越远,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不该来的,杰夫虽然是美国人,高大俊美,但在品格上远远输给达。达勤劳而负责,他令我对小民族充满敬意。”

 

                                                                                                         14。

             这天,达送来一封家书,蕊晴马上打开,急忙看了起来,是父母的笔迹。母亲写道:“知儿是出国去历练的,这麽多年过去了,也练够了吧,阅历就是财富,你可以回来了,你爸病重,整天思念儿啊,担心见不到你最后一面。我知道你也不是为了绿卡去的,还是回到祖国来吧,不受岐视,你爱好文学美术,回来我们帮你一起实现,我们家里虽穷,粗茶淡饭还是有的,还是让我们帮你克服困难吧,你回家来,有你的房间,有你自己的床,你的一切喜爱之物,我们都没动过,给你收的好好的,父母老了,都说父母在,不远游,你走的时候,大家不都叫你早去早回。从小你爸这麽疼你,今年你爸70岁了,总说,你不回来,他死不暝目啊!。。。。。。。。。

 

          没等看完,蕊晴已泪流满面。

 

          “达,你带我回你家,我要回国了。”

 

          “怎麽说走就走啊?你还回鸟岛吗?”

          “不回了,我明天就去移民局,要求按照法律,让麦克出机票,送我回国。这里我不想再呆了。”

 

            “你妈妈写什麽了,你连我也不要了?!”

             “达,这几个月谢谢你照顾了我。我必须回国了,时间到了,我父亲年纪大了,他在等我,我得回去陪伴他,给他养老送终。”

 

           “什麽是养老送终?”

    “你不懂的,这是我们国家的传统。”

 

   “你回去要做什麽?”

   “要画画,写作。”

 

   “要画哪一种画?”

 

    “你会看到的。你会去中国找我吗?”

    达,笑了,“你不会让我找到你的。”

    “为什麽?”

 

    “你是天上的人,你下来是下凡历劫的,你现在要回天上去了,你们国家很富裕,我是小国家来的,本来就配不上你,你走了,还会想得起来我麽?”

 

    “当然,达,你是好人。有昭一日,我如果来旅游,我会来打听你,找你的。”

 

    “好的,达,再见。”

 

                                15。

 

     机场,麦克过来送机票,蕊晴再次看到麦克,心情很复杂,她的经历的这一切,都是由麦克而起,也好像是自己一手导演的,别人好像都是被自己拉进来陪自己玩的配角。蕊晴,笑了笑,又笑了笑,直到笑出了声,连累父母跟着担惊受怕。是自己的不安份作祟。

 

    麦克不知道蕊晴在笑什麽,只说“回家问父母好,保持联系,下次想出来了,还找我,我帮你办!”

 

    不回来喽,鸟岛,再见,回上海去过我的好日子去喽,和父母亲人团聚是多么地幸福啊!

    蕊晴又一次,想起薛宝钗的那首咏柳词,“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全剧终。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