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小说 【凌晨2点的童话】

已有 610 次阅读  2012-05-12 16:52   标签小说  border  童话 
发表于 2011-05-18 20:38:59阅读 468 次 评论 0 条 所属文章分类:

     我病了。

    不记得病了有多久,也不记得是为了什麽才病的。总之,我记得我被家人给关起来了,因为家人收走了家里大铁门的钥匙。------出不去了。

    但是,我老是在琢磨一件事,就是怎麽才能逃出去--------越狱!多么令人兴奋的一个字眼。

    恍惚记得几天前离家出走过一次,不知怎麽坐车就到了江边码头。还是出租车站里的领导问出家里电话,妈妈赶去接的,因为我身上没有一分钱。

    从那以后,妈妈收走了我的钥匙,她是怕我再跑,然我是关不住的。

 

    一天半夜,过了零点,我从恶梦中哭醒,脸上的泪水尤存,我哽噎辗转,竟再也没法睡了,步出阳台,三楼的,抬头仰望,视野中星光灿烂,月光如银色的瀑布倾泻下来,可以出去散步就好了,可是,。。。。我得出去。

    我穿好了衣服是一件咸菜色的翻毛领的长大衣。顺手拿了一只洋娃娃。轻轻打开自己的房门,室外一团漆黑,楼梯上空无一人,人们都在睡,侧耳一听,父母那边传来均匀的酣声,他们正在神游。好极了,出逃的最佳时机。我把手里的洋娃娃先从门缝里塞出去,再脱下大衣从铁门上面扔过去,再把我自己的房门轻轻拉上,好,一切准备就绪,我吸了一口气,开始爬铁门,铁门并不高,难在不能发出声音,。。。。。当两只脚毫无声响的落地时,我激动的一阵晕眩。

    哈!成功了,虽然没有钥匙,可一样站在铁门外了,穿越障碍物并不只有常规的一种方式。黑暗中,我吁出了一口长气。

 

    凌晨两点的户外,五月,微微有些凉意。真静啊。偶尔有一辆车开过,瞬间打破一下寂静。空气中清新又带点甜意,此时此刻,我的灵魂是自由的,不必依附在他人的价值评判下,也不必屈从在他人对我的健康判断下,在这无人的寂静辰光里,我可以只做我自己,而不必去做一个大家都喜欢的我,我是我自己的,完完全全属于我的灵魂。

 

    我站在路边,中山西路上,只顾暇想,没注意,一辆赛车自行车停在我面前。来人高大,肩宽背厚,穿一件宽松的牛仔布茄克。他说话了:

 

   “这麽晚,怎麽还不回家?”

   “是跟我说话吗?我在等人。”

   “是等你男朋友吗?”

   “这又不关你事喽,你忙你的事去吧."

    "我的事刚好忙完了,你是谁?”

   “我是我呀!”我笑起来,感觉他问的好奇怪,一个路人,从没见过,我也不关心他是谁,他干嘛这麽问。

   “一个女孩不安全的,快回家吧,”

    "我不,我刚从家里逃出来的,”

   “为什麽?”

   “你不会有兴趣听的。”

   “正好我想听呢?"     他从车上跨下来了。

   “唉,家里把我关起来了,我闷死了,哪儿也不能去,我出来透透气。”

   “家里为什麽把你关起来呢?”

   “你不是本地人吧,你的国语里有外国口音。”

   “对,我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

   “从天堂麽?不是专来找我的吧?!”

 

    他笑了,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他年纪不大,脸上亲切慈祥。

   “你真可爱!”

    他又说,”散散步好麽,等会我送你回家。”

 

    路上冷冷清清,只有路灯伸长了它细长的脖子,好奇地瞪着我们。

   “我去参加朋友聚会,刚回来,我借了一辆自行车,运动一下。”

   “你妈妈,她在哪?”

   “新加坡。”

    "你呢?也住狮城?”      

   “我要做生意,全世界地跑,难得有在家的时候。”

 

    我不说话了,他看了看我,注意到我手中的洋娃娃,说,“你这麽大了,还玩娃娃?”

    我叹了口气说,“你不懂,他是我儿子。”

   “你有儿子?”

   “就是因为没有,才希望这一个就是。”

   “你很喜欢小孩?”

   “是。”

   “那你嫁给我,我给你一个真的小孩。”

   我盯着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里光芒一闪一闪,很认真,不像开玩笑。

    哈哈哈,我笑出了声。

 

  “你笑什麽,怎麽我不配吗?”

  “不是,我们认识才几分钟,你的决定太草率,婚姻神圣而严肃。”

  “但我们只能活一次,你就不怕错过么?”

  “错过的就一定不是注定的。”

 

   过了一会,他说“让我带你走吧,你去陪我妈,我会办妥一切手续,一切都不成问题。”我开始落泪,

“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我们中间隔着时代,我得回去,我生活在你的过去,你生活在我的未来。我得回我的世界里去,继续被当作怪物,关起来,与世隔绝,也许,不,是一定,你再也不会见到我。你会把我当作一场梦。”

 

   “我得回去了,”他默默地送我,最后他说,“我现在要回饭店洗个澡,休息,明天我去看望伯父伯母。再正式地求婚。”

    到家了,我按铃,母亲骂骂咧咧来开门,她问,“刚才那个送你回来的人是谁?”

 

  “我忘了问了,明天他会来的,你自己问他吧。”

 

   今生今世,我从此再也没有看到过他,我却因为他的出现,说的一句,回去洗澡,我从那天开始天天洗澡,病倒是渐渐好了起来,那个凌晨2点向我求婚的,我以为是个梦,但母亲却说她看见了一个特别高大的男子,那大概就是一个天使吧。


标签: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