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埃舍尔

已有 880 次阅读  2011-12-14 08:29   标签normal  数学 
埃舍尔的数学之美

   
埃舍尔的传记作家布鲁诺·恩斯特看着即将完成的《画廊》原稿,对画家抱怨说,画面左上角的柱子太难看了,埃舍尔听后沉思了片刻,然后表情严肃地说:可你要知道那根柱子只能那样,我经过了非常精密的计算才把它造出来,不会有别的可能!看埃舍尔的画,是一桩奇妙的游戏。你的第一印象会是精致,非常精致,具有极强的装饰美感。然后,问题就来了,这些画开始向你的智力、甚至是你的正常思维逻辑发出挑衅:人沿着阶梯一直往下走,最后却又自然而然地回到高处;瀑布溅落,水顺着水渠正常流淌,却最终流回高处,如此循环往复;空间开始错杂,上下、左右、内外通通颠倒,你的大脑开始晕眩…… 不过没关系,如果知道下面这些信息后,你也许会觉得安慰———这个怪画家的拥趸经常是名满天下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和哲学家。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杨振宁用他的画作《骑士》作自己所著《基本粒子发现简史》的封面,牛津大学数学教授罗杰·彭罗斯的论文是他创作灵感的来源,他曾在剑桥大学国际结晶学联合会上做演讲和作品示……埃舍尔(M·C·Escher18981972),这位荷兰版画大师是独一无二的,在他之前,从未有艺术家创作出同类的作品,在他之后,迄今为止也没有艺术家追随他发现的道路———恐怕今后也很难再有。 评论家说,和绝大多数依靠神秘的感性来创作的艺术家不同,埃舍尔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的带有数学意味的奇妙作品都是精确的理性的产物。他所构造的世界,每一种形象都是经过严密计算的结果,他的创作过程俨然像一位数学家,然而就画面的美丽程度而言,又毫无疑问是一位真正的艺术家。数学(主要在几何学方面)是埃舍尔艺术的灵魂,但抛开其作品背后的黎曼曲面、不可能三杆、拓扑几何等数学命题,仅从视觉印象来审视,我们感受到的仍将是———美。 埃舍尔曾说:在我的作品里,我想证明,我们生活在一个美丽、秩序井然的世界里,而不是一个漫无标准的混乱世界里,虽然它有时候看来如此。 他在一封给观众的回信中写道:你的小女儿不是第一个被我的画逗笑的小孩。赢得他们的喜爱是我最大的自豪。 事物的数学性中蕴含着浓郁的诗意,然而这并不是任何人都能体会到的。面对一个公式或者理论,训练有素的数学家和物理学家常常发出美丽的感叹,而对于不谙此道的普通人来说,却不过是一组无意义的符号。埃舍尔是一位伟大的翻译家,他从事物的精确、规则、秩序等特性中发现了美,并且将自己所感悟到的这种美通过能够在一般人心中激起愉悦感的视觉形象传达出来,也就是说,他赋予了这种抽象的美丽以具体的表象。   数学家和物理学家用数字符号描述这个世界,而在埃舍尔看来,如果我们想构建一个宇宙,不能让它是模糊不清的抽象物,而必须是可以识别的具体形象  埃舍尔的创作笔记《不规则图案的平面规则分割》等,证明了他和达·芬奇一样,都是致力于对艺术创作的基本原理做彻底探究的艺术家。埃舍尔写道:在数学领域,平面规则分割已经从理论上获得了充分的研究……数学家打开了一扇通向无限可能性的大门,但是他们自身并没有进入其中看看,他们特殊的禀赋使他们对如何打开这扇门的方式更感兴趣,而对隐藏在其后的花园不感兴趣。但是这个花园让埃舍尔迷恋终生。他曾说:当我开始做一个东西的时候,我就想,我正在创作全世界最美的东西。如果那件东西做得不错,我就会坐在那儿,整个晚上含情脉脉地盯着它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