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王鹏工笔人物画《李清照的酒醒》——芳香之旅系列之四

2已有 928 次阅读  2013-04-10 19:39

芳香之旅系列选取的古今女作家自然少不了李易安,她的意象——愁,人比黄花瘦,便是作品的主调。定名字的时候曾考虑过《李清照的闲愁》,但觉得有点俗陋,一般。李清照难道只有闺中少妇的无事闲愁么?她愁的是年华易逝、岁月不待,愁的是世俗事扰扰,纷乱世忧忧,文弱的闺阁女子也饱经悲欢离合世态炎凉,因此她的愁,无聊,无奈,愁得刻骨铭心,双溪难载,千古难消。

 

    《李清照的酒醒》这个名字是想表现“一醉千年”、“一梦千年”的主题,岁月是酒,宋词歌赋也是酒,这酒浸透了李易安的愁。画面的女大学生便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懵懵懂懂,无非少女那些心事,她哪里懂得这沧桑的力道。可即便是不懂,李易安的愁绪,也这样一代一代地传下来了。

 

    这是我创作的所有画中,最简洁一张,简单的人物造型,构图,简淡的色彩。但并不好画,容易薄气,不厚重不丰富,加过多的塑造又会满、俗,工笔画最讲究格调的雅,这雅就是要薄中见厚,通透中见丰富,恰到好处。这也是我的导师韩昌力教授和王贵胜教授一直叮嘱我的。

   

    法国新古典主义的达维特和热拉尔师徒都为名媛雷卡米埃夫人造像,弟子塑造的娇媚佳人色泽艳丽,包含暧昧情愫,也受到雷卡米埃本人的喜爱而平步青云,然而他要在画面上堆砌大量事物色彩才撑得起这并不深刻的作品。而师傅呢,朦胧的背景,女主人公一袭白晚裙随意的靠在卧榻上,那不经意间的回眸便定格了永恒,成为了名垂千古的秋水伊人——雅与俗,相隔何止千里。

 

    我画这张画的难度就是,简是简了,如何显得丰富,只有在技巧的丰富上下文章。比如毛衣的沥粉点,形态的排列要呈现出韵律感,这要在起铅笔稿的阶段就要算计好,里面还要暗含人物动态的合理色彩要有微妙变化。灰背景遍数不可太多,但每一遍的色彩都不能一样。最后是面部处理,和以往的每一张画都不一样,不求匀净反而要有一定的糙感。

 

     呈现出就是这样的效果了,但愿是“高级灰”,丰富、单纯、透亮。自己还拴比较满意。从《飞花误》到芳香之旅系列创作是我对以往工笔画的总结和反思,希望能继续提高吧。

(照片颜色略有偏差)

 

《李清照的酒醒》(作者王鹏)

悲欢历历,思绪悠悠,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女人,女人,载不动许多愁。你那三杯两盏淡酒,可消得这万古愁?只是一醉千年后,至今粉面含羞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