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温婉的冯缨

已有 855 次阅读  2013-08-26 10:07   标签hidden  style 
温婉的冯缨
发表:2013-08-26 09:58阅读:3

 

 

 

     美丽端庄又温婉的女孩冯缨是蕊晴的同学。

     当年,在学校里,冯缨的作文最好,她写的散文很优美。她还酷爱读小说,每节课中间的课间

休息,也是一卷在手,她曾说,我最大的理想是,以后可以做一个和写文章有关的工作,希望自己

是一个可以写文章的人。她的父母全是交通大学的教授。

     高考结束了,蕊晴和冯缨都落选了,蕊晴进了一家中专继续读书,冯缨通过培训,一段时间之

后,进了交通银行,她的事业前途很光明,她不甘落后,参加了夜校的补习,一年后,考上了成人

大学的本科。正当,蕊晴准备恭喜她的时候,她又有了新的动静,她辞职了,而且,她头也不回地

去了日本。

     她在日本读了两年语言学校,然后,又考上了日本的大学本科。她在大学里读了半年左右的时

候,遇上假期,她回国了一次,邀请了十个同学吃饭,还给每个来的同学都准备了从日本带回来

的礼物。蕊晴收到的礼物是一块绿色的麻的料子,她后来找裁缝做了一套短袖的上衣和裙子。

     从冯缨开始上班,蕊晴就开始和她通信,冯缨的文笔很好,蕊晴也很喜欢写信,她们开始了通

信,两人有说不完的话题。而且,冯缨的字很好,看了是种享受。

 

     刚去日本时,冯缨常有信来,蕊晴在家中写小说,写的是她的高中生活,她还把写出来的小说

寄到日本给冯缨,冯缨也有回信。冯缨会写:“最想念的,最盼望的,不会忘记的人儿,你的信最

特别,因为你的人最特别,我可以从你的小说里清晰地看到我的过去,惊人的变化至今,我认不得

自己,。。。在这里,有说不出的累,。。。再多的朋友也抵不住思乡的心,我想念上海,也想念

你。。。。我有一个纯真的世界,那是在故乡,我有一个拼搏的世界,那是在日本。我还有一个最

渴望,最心净的世界,那是一个和朋友永远谈不完的天地和小溪般静静流淌的音乐世界,我天天都

在听的是【梁祝】。。。。。人生的故事何其多,最多不过爱的故事,为得不到的爱而忧郁,为得

到的爱而沉醉,为不知的爱而寻觅,。。。。日本是一个真正看清自己忍耐力的地方,真正显示自

己能力的地方,真正知道自己是否是上帝宠儿的地方。。。。。时时想起那个特别的女孩,写信给

我啊,但愿你的小说里有我想说的话,早点让我品尝!”

    那是1987年,冯缨开始恋爱了,她写信告诉蕊晴,“我爱上了他,他占据了我的心。。。。他

使我学习有了惊人的动力,他使我不由把所有活动都推掉,以等待他的到来。。。。我就这样慢慢

地陷了下去,他提出来了,在我说不出口的时候,每当回想起他的一举一动,总有一种甜丝丝的感

觉,在心中荡漾。我觉得好开心,就像一条流不完的河,悠悠再悠悠,沁沁点点,就像挂满繁星的

天空,闪耀辉映,深隧动人。。。。。在外滩,好凉爽的风掀动我的衣角,头发被风吹乱了,看不

见前面是什么,我把头发撩起来,夹住,又吹乱了,唉,不争气的头发,夏日,行车,20岁的姑

娘,飘动的裙摆,不回头的岁月的步子,真诚的他的眼,闪烁的钻戒,留地址的舞动的笔,翻腾的

黄浦江的水,呆坐的老年人的脸,晃动的车厢,远去的游轮,空旷的幻想原野上独行的少女,变化

迅捷的云朵,天蓝得不见尽头。”

 

    冯缨爱上了她母亲的学生,一表人才,她和他交往了三个月,他就去美国自费留学了,所有的

思念和不安,都靠鸿雁传书了,他很快就婉转拒绝了冯缨,但他没有勇气和她明讲,但是,他写信

给冯缨的母亲了,母亲没有告诉她,一直到她给他寄了圣诞礼物,母亲才说出来,她痛苦了,她在

写给蕊晴的信里有这样的表达,“爱是一个简单的字,它是没有道理的,我绝不会在我仍为旧日之

情哭,笑,叹,哀之时,又去拾掇另一份情,要记得曾经为之掉过的泪,为之担忧过的心,为之失

眠过的夜晚,为之空了的一只只酒瓶。。。。得来不易,不要轻易放弃,也许我的性格注定了我的

悲剧,我想走出迷宫,可当我回头,我找不到岸。”

 

     1999年,蕊晴在家里接待了已分别了六年的冯缨,冯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她嫁了一

个日本人。她瘦了很多,心情也不太好。每次她回国,她先生都没露面,总是,她独自带着两个女

孩。

    那一晚,未婚的蕊晴和冯缨谈了一个通宵。

 

    再一次的重逢,是2002年7月,在蕊晴初为人母之后,蕊晴生完孩子,孩子刚满月,她们就见了一面。

冯缨把孩子交给母亲带,自己跑出来吃饭,看到蕊晴出来,而孩子交给老公带,她很是羡慕,当然

,日本老公不可能会带孩子。

     冯缨,几次下定决心回国,她想出去工作,但好像和她先生很难商量,为了孩子没有人带。日

本的女人婚后是不出去工作的,但冯缨是个好强的中国女人,又是两个教授的女儿,她必须要工作

,她想靠自己的力量养自己和两个女儿。

 

     终于,她在和蕊晴聊过最后一次之后,再也不找蕊晴了。

 

     蕊晴鼓励冯缨自立,但也许,她说的话太直白,让要面子的冯缨听了不舒服。

 

     几年以后,蕊晴从别的同学那里知道,冯缨带着两个女儿在上海工作了好几年,都没来找过

蕊晴一次,蕊晴心里很不是滋味。

 

     终于,三天前,蕊晴接到电话,当话筒里传出的声音是:“你好,蕊晴,我是冯缨,我一直都在上海

了,周四晚上,我下班以后去你家看你,你有时间么?”

     

 

    " 她来了,真的,她来了,她倒底还是理解我了。"蕊晴心里在想。

 

     她来了,在蕊晴家,她俩又和好如初,又促膝谈心了。深爱她的老公,让了出去,让

她们十二年没见的好朋友,好好聊聊。

     为了让她俩好好聊聊,他带女儿去看电影了,他想让蕊晴和冯缨好好叙叙这多年的事情,让

她们有个安静的环境,他是善良的,也是善解人意的呢。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