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王鹏工笔画<席慕容的草原〉——芳香之旅系列之三

已有 1844 次阅读  2012-11-02 12:08   标签王鹏工笔画  北京师范大学  王鹏  中国画  画家 

      席慕容老师2002年来我的母校南开大学讲学,之前熟悉她是几首谱了曲成为歌曲的作品《故乡》、《出塞曲》、《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朴素、深情、荡气回肠,萦绕着挥之不去的乡情,于是我“芳香之旅系列”选择女作家的时候很自然想到了她,也很快定名为《席慕容的草原》。

      问题来了,怎么表现“席慕容的草原”、“故乡”?像人物风光片一样,把人物置在蓝天白云地平线前摆个抒情的pose? 被人画滥了,也太肤浅了吧!再有“草原”又该用什么技法呢?

      看过老舍小说《四世同堂》,其中有一段表达了这样一个意思,城市,高度繁华,但也酝酿下了危机,奢侈、腐朽、堕落,真正的力量来自于那还没有发达的地方。这只是我理解的大概的意思。抛去这段话的政治指向不提,过度的繁华滋生腐朽,单纯孕育新生,这个道理给了我启发,成为了这张作品的题。

      画面中女主人公华彩的礼服已凌乱,发髻已不整,妆容已惨淡,踉跄着进入我们视线,迷茫着,似乎又在寻找什么。城市,让我们挣扎,让我们安慰,让我们得到也让我们失去,而这一切都太疲惫。回家吧,回到我们最初来的地方,天边的那座蒙古包,亲一亲那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去感受踏实温暖的厚土高天。

      画中远方飞翔的鹰起到很关键的作用,一是提示了画面的纵深的、辽阔的空间,这样草原和地平线并没有出现,但是却能够让观感受到;  二是从方向上和人物的斜线形成支撑,平衡画面的视觉力,三是点明“天上草原”的意境。

      人物的脸色不是我以往的处理方法,没有画得太充分,开始不是有意为之,是画的过程中突然意识到,背景偏灰绿色,如果染上人物面部的血色,会显得很俗,画面也没有透气的地方。这样留有余地的处理反而成就了苍白的面容,与主题很合适。有的时候要适当收手。

1:赠送我翻唱李健的《风吹麦浪》http://fc.5sing.com/7826370.html
2:席慕容《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
 父亲曾经形容草原的清香

让他在天涯海角也从不能相忘

母亲总爱描摹那大河浩荡

奔流在蒙古高原我遥远的家乡

如今终于见到了辽阔大地

站在芬芳的草原上我泪落如雨

河水在传唱着祖先的祝福

保佑漂泊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

~~父亲的草原

~~母亲的河

虽然己经不能用不能用母语来诉说

请接纳我的悲伤我的欢乐

我也是高原的孩子啊

心里有一首歌

歌中有我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

 

《席慕容的草原》(作者:王鹏)

    那个地方,深沉眷恋。你回不去,却装在心间。无论你身在何方,什么装扮,什么语言——茫茫大地,厚土高天,母亲的河,父亲的草原。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