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小说【岁月的风】

已有 712 次阅读  2011-12-02 12:30   标签class  小说  border  color 
发表于 2011-12-02 05:51:33阅读 19 次 评论 0 条 所属文章分类:

    话说一九八二年,那一年,蕊晴十四岁,在娄山关路一家普通中学念初二。

    这家初级中学的礼堂里有十几张乒乓台,所以,这方面是强项,在长宁区里老是拿奖。但其它

方面,比如师资力量,或者,学生的好学上进的心情和劲头,都要比重点中学逊色许多。

    和它一墙之隔的一所区级重点中学,比它升学率高很多,蕊晴打算初中毕业后考隔壁中学的高

中部。

    蕊晴,自从小学一年级回到自己父母家中,以前一直住在茅台路的保姆家中。

    家中的长姐成了她最要好的朋友,她当时在一家街道小厂工作,恢复成人高考后,她考取了第

二工业大学的本科,读机械制造专业。她是一个很好学上进的女孩,当年25岁,当时已念到大三了,

她极力主张蕊晴考重点高中,她总是说,你一定要上大学,可别像我一样没出息,进小厂家。

    蕊晴呢,长的一般,个子也很矮,学习成绩也一般,在学校里是班干部,每周出黑板报。

 

    课余时间,她也没什么朋友,性格也内向,就是跟着姐姐玩,姐妹间亲密无间,当年的家里,

没有热水器,到了冬天常常姐妹俩一起去公共浴室洗澡,记得当年流行的是什么蜂花牌的二合一洗

发香波。

 

    蕊晴的姐姐兴趣爱好广泛,她练书法,会打毛衣,会弹吉它,还会背唐诗宋词,家里的饭都是

姐姐做的。

 

    她还辅导蕊晴做功课。蕊晴放了学,总是哪儿也不去,直接回家,写作业。

    到了姐姐做晚饭的时节,就搬一张小木凳,坐在厨房敞开的门边,在一道纱门里面,把一天来

学校里发生的事情,一一告诉姐姐,有的好笑,两人就笑作一团,有的也令人烦恼,姐姐就会出主

意,来帮忙。

     那天,蕊晴和其它同学从教室里下去到操场出早操,回来就发现好好放在课桌书包里的一副近

视眼镜不见了,她想,一定是有人恶作剧。

 

    果然,第二天,蕊晴出操回来,发现课桌里多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你的眼镜在我这里,

下课后到71路终点站来拿。

     后面没有属名。

 

     蕊晴把纸条拿回家给姐姐看了,姐姐说,不用理他,这么小的年纪,就做这种事,一定是个

成绩不好的男孩,心思不用在功课上,长大不会有什么大的出息。

 

     接下来的几天,这种内容相近的纸条相继被一个蕊晴不知道的人,放进她的课桌,她实在是

很烦恼。

 

     快近初三了,她在班里坐的是第三排,没有眼镜,她根本看不清老师写在黑板上的东西,笔记

都记不下来。

     她只想把书读好,一年后,考上重点高中,不想过早分心到这种事情上,但是,那个坚持用同

一种笔迹,隔几天就写一张纸条放在蕊晴书包上的傻小子,就是不把眼镜还回蕊晴的课桌。

 

     蕊晴只好告诉了妈妈,问她拿钱再去配了一副,姐姐帮她在书包里做了夹层,装上拉链,外加

一把小锁,以防再次失窃。

 

     那是一九八二年,学校里十四,五岁的少男少女,偷偷传递纸条是常有的事,还有偷偷约会的

事,蕊晴的同桌,是个漂亮苗条爱打扮的女生,她也收到过纸条,她把纸条拿给蕊晴看时,毫不掩饰

一脸的兴奋,用她的话来说,只有漂亮的女生才有这种事发生。

 

     几天以后,班主任代数老师金老师,把蕊晴叫到办公室里去了,他问蕊晴知不知道这件事,蕊

晴说知道,他问知道为什么不向他汇报,蕊晴说,这又不关我的事,班主任说,你是班干部啊。

     。。。。。。

 

     其实,爱是每一个人的权利,别人无权干涉,只是太小年纪沉溺于其中,对身心健康发展有害

无利,每一个有责任心的老师,都希望自己的学生好好学习,将来事业前途光明,生活美满幸福,所

以应该先好好读书,长知识学本领。

     其实,富贵通达,贫贱困窘,一切冥冥之中,皆有定数,并不是旁人的良好愿望所能变更的

呀。

 

 

     初三的整整一年,蕊晴痛下决心,一定好好读书,她每天早上五点起床,洗漱之后,先不吃早

饭,搬一把小凳子,坐在阳台上,背书读书,她语文特好,她也特别喜欢,她对古汉语也很感兴趣,

这和从小学一年级起,姐姐教她背的唐诗宋词有关系,年长她十一岁的姐姐是她最好的启蒙老师。

     蕊晴在学校里没什么要好的女同学,因为,姐姐的成熟和耐心细致,她和姐姐的亲蜜无间,让

她觉得不再需要同年龄的朋友。

 

     每到周日,她也不出去玩,就是在家复习功课,连母亲为她买了许多衣料,要带她去裁缝那里

量量尺寸都不愿意去,她当年真是一门心思,就是想考好的学校,那所她魂牵梦绕的重点中学,也在

娄山关路上,离家里也很近。

 

     终于,一年过去了,她如愿以偿地在开学第一天走进了她心中的重点中学。

 

     第一次在高一的班级教室里坐着,她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以前在初中吧,蕊晴觉得自己虽

然长的一般,但家庭呀,学习呀,课余生活都蛮丰富,觉得自己蛮优秀的。

     但到了高中,就感觉到自己与别的同学的差距来了。

 

     蕊晴当年的班里,四分之三的同学是原来本校初中部直升上来的,他们原来的基础就好。

     女孩们的课外阅读明显就强好多,那些女孩,谈起小说,诗歌,散文来,那是头头是道的,透

着学识丰富的女孩的自信。

     蕊晴是那样的茫然,那样的一无所知。

     她的课外阅读,仅限于【唐诗宋词】,【西游记】,【啼笑因缘】,外国文学名著,居然一部

都没读过,她看到了她与别人的差距。

 

     中午,午餐的这两个小时,她是不回家的,蕊晴不管在哪儿,食堂和教室,或在校园里的路上

,都很少开口,她听别人的文彩斐然,口若悬河,涛涛不绝,自己觉得很惭愧。

     她想,环境,这就是环境,她的初中三年和她们的初中三年怎么能比啊,她以前听到的都是穿

衣打扮,都是玩,她原来的那些同学也是不看外国文学的呀。

 

     古人曰:见贤思齐。她只好痛下决心,迎头赶上了,她想,人生那么长,我才16岁,开始学什

么都不嫌晚呐。

 

     学校的图书馆,她常去借书,周日,还一整天泡在长宁区图书馆的阅览室里。她看书很杂,什

么都看。当然,最多的,她借阅的都是小说。

 

     每个人都曾经年青过,少女时代,美丽而纯洁。

     到了高二下学期,听说,要文理分班了,蕊晴当然想去文科班,但一个年级四个班,只有一个

文科班,三个理科班,名额有限,但蕊晴的数理化实在是很吃力。但学校就是奇怪,把蕊晴分在了

理科班。

 

     当年,我们这些高中生,所面临的重大人生课题就是高考。升学的压力如此之大,曾经有人

为此自杀,或得抑郁症。

     自从蕊晴被分在理科班,她就很沉默寡言,在家里除了和姐姐,和父母都没有话说。

 

     蕊晴的精神负担很重,见成绩好的同学,平时照样玩,做功课时都听着音乐做,心里真是由

衷地羡慕。家里人问她填什么志愿,她一片茫然,本来是要读复旦中文系的,但却被分在了理科班。

 

     在家里姐姐的五年大学已经读完,五年恋爱也已谈完,拿到了本科文凭,正在筹备婚事。

 

     说实在的,蕊晴舍不得姐姐出嫁。18岁时的蕊晴,文静内向,怕羞寡言,在学校里只有2,3个

讲得来的女同学。在感情上,蕊晴只认姐姐,她和父母之间终究是隔膜的,从小跟着保姆长大,回

家后又一直跟着姐姐,和姐姐住着一屋。蕊晴很依恋姐姐,要是姐姐结婚的话,新房是在金沙江路的

,她要搬走,那怎么办?

      。。。。。。

 

     那一年,姐姐三十岁了,终于择了个吉日要嫁了,这是必然的,只是蕊晴的心里舍不得。

 

     姐姐的婚事,她是快乐的,也是羞涩的,她那天化了点淡妆,很美丽,很幸福,蕊晴在心里

默默祝福她。

 

      姐姐走后,家里冷冷清清,再也没有欢声笑语,蕊晴接下了做饭的任务,父母工作忙,回

来时,天都黑了。

      面临高考,电视是不许看的,常常,蕊晴一个人去天山电影院去看电影,周日,一个人带着

点心去长宁区图书馆,看一天书,等图书馆关门才回家。

      百无廖籁,过着灰暗的日子,蕊晴知道自己是考不上大学的。

 

      终于,在高考前,两个月,蕊晴不去上学了,父母不敢重责她,父母知道她是一个极敏感脆

弱的孩子。考不上就考不上吧,不能硬逼,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毕业前,蕊晴的班上的语文老师大婚后归来,休完婚假来继续上课。

     同学们其实都知道了。

     蕊晴班上也有同学谈恋爱,早熟的男孩,在后排起哄,课堂总安静不下来,他讲课没法进行下

去,他只好合上书,说,你们呢,正在跨进成年的门坎,我只不过走过了人生必须要走的一步。

 

     教室里,爆发出轰堂大笑,早熟的学生们似乎公然取笑先生的拘谨害羞了。

 

                             淡淡的**花香,

                             荡起我们飘逸的回想,

                             那是我们幼稚的耳语,

                             也是我们青春的起航,

                             人生的步履匆匆,

                             但我们不会把各自遗忘。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