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杨牧青甲骨文非卜辞说之庚子谷雨记

已有 161 次阅读  2020-04-26 12:02

杨牧青甲骨文非卜辞说之庚子谷雨记 

今日谷雨,下了一阵大雨,并有彩虹双双出现在东边,人们流露出无限的喜悦之情,认为这是个好兆头,并期盼疫情尽快结束,还人们正常生活。

因是,按我力倡的甲骨文非卜辞说可作如是:“壬辰,卜,青,谷雨,帝都傍午,风自乾来,红日匿玄,大雨虹东!王占曰,亡咎,吉。”依我写此辞来讲,三千三百多年前的殷墟甲骨文字绝非是商王朝为了占卦吉凶而写的卜辞,它其实就是商王朝的文书档案记录,而青铜器铭文则是向天帝、先祖祷告记事的一种特殊形式,到了西周建立后,将这种图纹形式给革命掉推出所谓的周公之礼罢了!一一庚子三月谷雨傍晚杨牧青随记 

第二天记事如此:“癸巳,卜,青,雨后大骤风,从寅至未不息,王占曰,亦亡咎,禾吉有虹。”意思是,壬辰谷雨日的第二天癸巳日,由杨牧青记录,雨后大风四起,从早上一直吹到午后,具体管事的最高领导人,观察了天气变化后说,今天也是没有什么坏事发生的,而且有利于种庄稼,禾苗因前一天大雨会长得更好,昨天的彩虹是吉祥的象征啊!

按“癸巳”天干地支记日法,中国古老的天文历法之一,也是世界文明体系中最早的文明创造之一。“卜”字本义本源应为记事、标注的一个动作过程。其象如人在一个测量日月影子长度的竖杆上(或地面等处)做个标记,以便记录,后演化为占卜的意思,甲骨文字中“卜”字右侧这个点变化非常多,有长有短,高低斜度均不一,有左边的也有右边的,亦即此意。其实占卜的本身也有记事的功能和意义。“青”即我本人,甲骨刻辞中常见的“争”、“宾”、“夬”、“荷”、“尹”等就是做记录的人,也就是传统的甲骨文研究者提出的“贞人”(见董作宾1933年发表的《甲骨文断代研究》)。“不息”此处本应为风“不停”,然“不息”应早与“不停”的意思,“息”字出现的早,表意人的气息。“停”字出现的晚,其意是人往来时在路边的亭子休息,引伸为止息之义(见许慎《说文解字·人部·新附》)。因此上,古人就把生命不息视为是往来与天地的精神。骤风见《甲骨文合集137片正面1辞》(按马如森《甲骨金文拓本精选释译》为例)。见《甲骨文合集10405片反面2辞》。“占”是观察的意思。“亡咎”是无咎的意思,甲骨文字中亡无互训。是以形表意为收种庄稼的意思,所以才是,后加祀福享受义的,就是吉利。——2020420日午后杨牧青随记 

2019年是甲骨文发现120周年的大节点,各方面都很重视,值得庆贺与铭记!这一年,我在一些学人的观点与思路下,做以初步总结并力倡的甲骨文非卜辞说借助网络传播方便,向大众抛出,在超越院科学术期刊的理论研究界限与跳出甲骨文研究的一些人为主观设置的学术象牙塔和藩篱之后,先后发布了多篇甲骨文非卜辞说及上古文化研究中涉及古文字的文稿。 

我力倡的甲骨文非卜辞说网文引起一定的关注度和支持率。相信,将来学界的广大学人一旦承认或初步认可了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不是殷商王朝和非王的龟甲占卜的卜辞,而本身就是商王朝记事的文书档案,不以龟卜为主导,那以研究、释读、破译甲骨文字为主要特征的甲骨学研究阵营将势必会焕然一新,真正才是殷墟重光,大放光明!

这无疑会涉及到文字、考古、社会、历史、民俗、媒体等各界对甲骨文字的重新认知和中国古史的重新编写。届时,甲骨文字会对着后人露出灿烂的笑容,她说:我好端端的模样硬被给搞了一百多年近两百多年的卜辞容颜,我明明在那儿搁着,偏要按你们时代的观念来认识我呵……”当然,在甲骨文非卜辞大行其道的时候,那先生我果真若有前世宿缘,将会在灵山候着诸多大慧一并共语!一一2020420日夜杨牧青随记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