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关于皴法

1已有 1309 次阅读  2011-11-21 16:07

    见到喜欢的古代山水画[包括印刷品]意境,我经常用水笔在打印纸上将其山体的大致结构和气势勾下来,布局按自己画面重新组织,我比较注意房屋树木人物的细致造型,也按取舍勾出来,其他就舍而不取视而不见了,比如设色,皴法等。也因为是硬笔,本无皴法可言。之后用毛笔将画稿上的感觉转移到宣纸上去,以勾为主,造型布局只为表现意境,无皴法,这是我常用的临习古画往创作延伸的方法。

我喜欢黄宾虹的山水,尤其喜欢他的皴法,与其说是皴法,不如说是写法,因为他的皴更接近于一种勾写。曾在一篇介绍他的文章中读到:“黄宾虹临习古画,每勾写其概,于设色,皴法不甚留意,自称为‘勾古法’”。黄宾虹对景写生“即以勾古画法为之,写其实景。因悟有古人之法,以写实而得实之虚。”读了这段我才知道,原来在黄宾虹的时候就已经觉得山水画可以不需要皴法了,或者说可以不再要前人的皴法,怪不得他的用笔会和前人大不一样,写中带皴,似皴还写,意只在境。为什么他的皴法会变成写法,也就是他自己所说的“勾古法”?大概是因为他对实物实景的认识不同了。前人的皴法多是为实物实景的造型所用的,而黄宾虹首先是把实物实景的形打散了,形既散皴法就无所依,因此笔墨就解放了,勾写点染就像书法一样既抽象又写意,形体只是自由自在地与笔墨融在一起似有似无,一切只为表达气韵和意境,只为表达“实之虚”。因此,我们看到实物实景只隐于层层叠叠的勾写笔触之中,而意境却格外分明。黄宾虹的“勾古法”既是反皴法,也是皴法的进一步的发展,为山水画创新提供了思考的方向。

山水画不需要皴法,空间阔然开朗,完全可以用黄宾虹的“勾古法”更直接地画画,齐白石不是早把重笔变成单笔了吗?放开笔墨就像砖画陶画那样单纯直接地画,像汉简帛画一样舞动自由地画,把笔墨大胆鲜明地摆在眼前,直达自己的心性和追求,这应该就是时代的精神吧。

如果黄宾虹还在,让我们想象下他的画会是个什么样子。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