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杨牧青:原生态大写意 墨映大千世界

已有 527 次阅读  2012-02-27 14:52   标签原生态 
杨牧青:原生态大写意  墨映大千世界

川府初秋,在一次文化活动中我认识了当代著名书画家杨牧青先生,由于工作的特性就多了靠近。他的谈吐、见解、学识和作品所彰显出来的艺术生命力给人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他个头不高,清瘦的脸庞上透着白皙,显得儒雅,谈话不遮不掩,心直口快,言语表述生动而又诙谐,给人最大的印象就是率真、淳朴,且具有智慧。这点犹如他的书画作品一样表现的潇洒自如、大气、富有感染力。北大学者叶朗说:“中国当代美学应该回应这个时代要求,更多地关注心灵世界、精神世界的问题。”正是如此,杨牧青就从这里找寻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艺术之路。
幼年的他就迷恋于书画的色彩世界,身边的黄土塬峁深深地吸引住他的视线,在一种自我意识的促动下他刻苦学习、临书摹画,并在民俗文化中得到了潜移默化的熏陶,感悟人世间的生老病死与喜怒哀乐。及长,在孜孜不倦而又艰辛的求艺征途中向前辈们拜学求艺、广结良缘,在“困而学”的境遇中践行“知行合一”的哲理。游艺多所高等院校,且得到多位教授、贤达和社会“逸人”的点拨与教诲,使他在书法、国画、佛学、易学、哲学、史地、文学、诗词、民俗、企业文化、园林人文环境等方面有了一个全新的、系统的认知和提升。由此,他凭借着先天的聪慧和后天的勤奋,打下了书画人所需要的深厚和坚实的文化基础。
现代美学奠基人朱光潜说:“人生本来就是一种较广泛的艺术,每个人的生命史就是他自己的作品。”杨牧青为了追求书画艺术的真谛,在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上和烟雨蒙蒙的江南山水秀色中留下了他的足迹,登华山、上天山,游云台、过雁荡,奔河西、赴敦煌,走塞上,西子湖畔曾写下了“揣摩寿者已多年,怎料一觉映眼前;无须鞠躬效诚敬,百代宗师记心间;东头落笔数青鸟,西边着彩算花蕊;慧心妙手顿悟时,荒山乱石多释然!”的艺术性感悟诗句。他又参谒龙门石窟、大雁塔、卧龙寺、广元寺、大佛寺、白云观等名迹胜地,深入藏、回、裕固、维吾尔、哈萨克等民族地域采风写生,拓宽视野,丰富了艺术生活历程。
他的书法以率真为理念,擅草书,通魏、隶、榜诸体,将“二王”书法“阴柔、妍美、文人化特性强”的江南气象融入到汉魏碑刻摩崖、残纸破卷的“北国粗犷、浑厚”之中,在囿规囿矩中肆意洒脱、淋漓尽致的体现书法艺术美的形式,使他笔下的书法作品既不浮躁也不矫作刻意,完全以情感来呈现其艺术性。
他的国画以原生态、大写意为崇尚,多山水,偶为水墨花鸟人物,在汲取中国画的传统思想和精神后主张“法自我以出新”。其画作从构图到用笔,从用墨到技法,都力求一种粗犷和豪放,寄情自然,墨映大千世界,在拙巧夸张中喻显世态人情,以淳朴的心灵向往于生命,力求率真而又洞达的感觉。他的画作,不同于宋、元细腻勾描的重峦叠嶂,也不同于明、清文人画的山水写意,更不同当今学院派的教科、教条主义,而是一种具有现代意识、介于意象和写实之间的大写意艺术新图式。他将中国画的笔墨、技法、结构和西方画的造型、光影、色彩巧妙的结合并升华,在原生态大写意思想和国学文化基础下,注入个性很强的人文情怀,给人一种生命无限的艺术想象空间。
著名美学家宗白华曾讲:“艺术为生命的表现,艺术家用以表现其生命,而给与欣赏家以生命的印象。”或许杨牧青先生体悟到了中国画的艺术精髓所在处,故而细品他的画作之时就会得到一种艺术美的享受和心灵上的荡涤。也或许,杨牧青先生的画作蕴含的思想过于深邃,落笔着彩,选题立意,一反世俗常态,致使人们难以理解,故而也遭一部分人的白眼。国画大师齐白石说:“虽不得人欢誉,亦可得人诽骂,自不凡庸。”杨牧青说:“艺术生命的情态是在色彩技法中而放弃色彩技法的追求,弃色求空不得空,求空弃色不得色,要在一点灵台的变化无形中生出有形变化的图画世界。”又说:“大千世界,色空不二,山山水水皆在有情和无情中交织,需要你的一点灵台透彻明亮,若不拘泥于山水的相状,你才能得到山水的相状。”也许因是,他对时人的“白眼”便一笑而过。究其根源,是他在放眼天下、胸怀社会万象中深情培育笔与墨的关系,从而使他的书画艺术世界能够异彩纷呈,立足于当下的画坛艺苑而赢得美誉和看好。

(本文根据2009年11月《亚洲新闻人物》记者万蓉和2011年《甘肃文艺》第2期作者王廷智所刊载的资料选编)
分享 举报